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中國故事】我和師傅蘇秀才(征文·散文)

絕品 【流年·中國故事】我和師傅蘇秀才(征文·散文)


作者:江鳳鳴 探花,12153.32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968發表時間:2019-09-08 19:29:03

【流年·中國故事】我和師傅蘇秀才(征文·散文) 人的一生很漫長,記憶會流失,但總有一些人,一些事浮在你的腦海里,愈久彌新。
   四十多年過去了,我也早在江南落地生根,娶妻生子。但總是忘不了我的第一個師傅蘇秀才。雖然師傅教給我的技藝已經生疏得拿不出手,但師傅的音容笑貌,卻常常在腦海里。有兩次我還在夢中遇到師傅,師傅總是問我一句話,寧寧,你又給我扎昏了幾個人?然后就是她爽朗的笑聲。那銀鈴般干凈的笑聲,將我從睡夢中喚醒。然后,我就睜著眼睛,在暗夜里“過電影”。
   我師傅那時大約有四十多歲吧,喝酒、喝茶都是高手。她喝酒一點都沒有女人的斯文,不論是男是女,凡是誰要跟她碰杯,一斤“二鍋頭”倒滿兩個大搪瓷杯,不等人家說話,端起來,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灌下去,氣不喘,臉不紅。只此一次,人家再不敢約她喝酒。
   師傅喝茶有點講究,她永遠用玻璃杯喝綠茶,一小口、一小口抿著喝,只有喝茶的時候,她才有女性的溫柔。
   師傅雖然人到中年,卻面容姣好,風韻猶存。她長得不高不矮,身材有些發福,胸脯渾圓飽滿,一張圓臉黑里透紅。她有著小巧的鼻子,眉心長著顆黑痣,時常與兩只滴溜滾圓的黑眼珠成等腰三角形。她的薄嘴自然紅,真的稱得上是櫻桃小嘴,兩只嘴角上翹,讓人覺得她總在微笑。
   十五歲那年,母親就開始替我發愁。她常常望著我一頭秋風里亂草窩般的長發說,你這又沒書讀,又沒啥技能,以后咋辦呢?那個年月,估計家家都愁。大學已經快十年不招生了,社會上到處還在斗斗斗!大字報,大辯論,今天反擊這個風,明天反擊那個風,天怒、地冤、人愁。那個夏天,母親整天的念叨,讓我好生心煩,只有土圍子外那棵歪脖柳上的鳴蟬理解我,它知了——知了的叫聲,算是代我回答母親的嘮叨。
   其實,我也心煩。小小年紀,就學著種菜、開車床、做蜂窩煤爐子,還到織布廠裝過梭子。雖然做一天只有五毛錢,也遠比我在大山里種地的爺爺掙得多,他算是整勞力,在生產隊里,拉一天鋤溝,記十個工分,只有五分錢。這在城里,只夠買一根棒冰。我不耐煩母親的嘮叨,對她說,我知道你要我好好讀書,上大學,可人家大學不開門,有啥辦法?不讀書,我進工廠做工。再大不了,我回老家跟著爺爺種地,總行吧?反正餓不死!
   我摔了門,忿忿離家出去閑逛。那個年代,我們被教育要“胸懷祖國,放眼世界”。可眼前的困境是,上學,大學關了;做工,企業也進不去,招工指標,沒有后門,根本拿不著。所以,初中畢業,我就聯合了幾個同學,去聯紡公社找革委會主任,要求到邊疆去屯墾,到廣闊天地去大有作為。主任,盯著我看了半天,一臉壞笑,你們是想找個地方,不掏錢混飯吃吧?去去去,回家去吧,等滿了十八歲再來找我。主任說完話,進來幾個戴紅袖箍的大漢,拎小雞一般,把我們拎了出去。在院墻外,我回過頭來,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卻看見主任笑哈哈地,他說,回家好好讀書吧,走吧,別瞎鬧哄。
   我在外面瞎混了一天,等天黑了沒地方去,只好又回到自己的窩。我們家住在太行山下一座山城的工棚區,是來自山東青島的一支工程隊建造的臨時工房。我家只有一居室,沒廚房、沒衛生間,更沒有什么客廳之類,吃喝拉撒全在十來個平方里,母親和我們一窩孩子擠在一起。十二歲時,我寫了首打油詩給遠在天邊航空兵機場的父親,一上藍天多逍遙,欲與天公試比高。鍋灶綁在大腿上,一人不餓全家飽。我寫得很惡毒,父親卻對戰友們炫耀說,我這個長子早熟,有才氣。父親根本就不理睬我,小八路出身的他,一路南北征戰,軍營才是他的家。他一個人住著大房子,吃著空勤灶。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用換工的辦法,給人家做土坯磚,一塊土坯磚有四塊紅磚大。雖然和稻草泥很累人,我還是堅持每天放學后做三十塊。這樣,一個多月后,鄉鄰們幫我家砌了個土圍子,我給家里壘了個廚房。我還自私自利地圈了塊地,有了個自己獨占的窩。因為十五歲了,我覺得不能再和母親與姊妹們住在一起。我的窩很小,只有四個平米,一床一椅而已。但晚上點上煤油燈讀書,讓我感到很愜意,因為不用再聽母親的嘮叨,多早晚了……趕快熄燈睡覺!
   母親雖然常常為我的任性不聽話而煩惱,但更為我的前途憂慮。后來想來想去,她把自己醫院的同事蘇秀才介紹給我,讓我拜她做了師傅。母親偏長藥劑配方,對瘡疤治療頗有體會。蘇秀才則是中醫世家出身,最拿手的是針灸推拿,跌打損傷。我去拜師的那個早上,有個病人在工地上扭傷了腰,動彈不得,被人用擔架抬進病房。師傅也不管人家坐住坐不住,把他按在理療椅上,蠻橫地要求病人垂手端坐,然后用左手拇指和食指在雙側天柱穴上稍作點按,眨眼功夫,右手就將兩根銀針刺了進去。扎了針,師傅就去為別人拔火罐、推拿了,將這個病人撂在一邊。過了十五分鐘,師傅走過來,對傷了腰的病人說,走了,走了,這個椅子別人要用了。病人有些憤懣地站起來,像是要罵人,可腰身一扭,嘴角忽然有了笑容,兩手一拍,高叫一聲,嘿,好了!
   這以后,我才知道,師傅原名叫蘇繡彩,因為醫術高明,人又聰慧,寫一筆娟秀歐體,所以人送綽號蘇秀才。拜師那天,我眼見師傅的做派有些像是《水滸傳》里的母大蟲顧大嫂,見她時,面上就露出些膽怯。我給她鞠躬拜師時,剛一低頭,還沒有探身下去,就被她薅住衣領子把腦袋提溜起來。她笑嘻嘻地說,新社會不興這個老理,按老理你得叫聲師娘,給我磕頭呢。這樣吧,師傅我愛吃肉包子,你到食堂給我買兩個肉包子,就算拜師了。
   肉包子拜師,我心里暗自發笑,這個師傅也忒古怪。不過,那個年月,肉包子也是稀罕物,那時物質稀缺,啥都憑票供應,穿衣要布票,吃飯要糧票,一個人一個月憑票供應三兩油,四兩肉。我少不更事,出門就奔食堂去。師傅的助手、推拿師“捏捏”,追了出來,他說,你這樣去,人家沒人賣肉包子給你。你到了食堂別去窗口,到里邊去找管理員,就說,我是蘇秀才徒弟,她要吃肉包子!你別的話一句別多說,拿了包子就回來。
   我聽了“捏捏”的話,一分錢沒花,拿回來五只大肉包子。后來,我才知道,師傅給人看病,幾乎就是一針見效。她不收錢,不收禮,就收大肉包子。而且收的肉包子都是限量版的,最多不超過五只。誰送多了,她就豎起柳眉要罵人。食堂的大師傅們,和面、剁菜,揮舞刀鏟,難免閃腰、脫臼、抽筋,找蘇秀才,肉包子送上,一準手到病除。為啥對肉包子情有獨鐘?這個梗,也是師傅自己說破的。
   五十年代末,全國鬧饑荒。師傅二十四、五了,還沒嫁人。師傅年輕時,是個美人兒,身邊不缺小伙子,但她看不上人家,尤其是看不上沒飯吃的“窮鬼”。那時,一天只有兩頓稀飯,她每天想的就是如何填飽肚子。于是,有一天,她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宣布,誰能給我弄來五個大肉包子,我就嫁給誰!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當天下午,就有個開長途汽車的小伙子,給她送來五只白亮亮的大肉包子。師傅不食言,吃完包子,就把自己給嫁了。誰說閃婚不牢靠?師傅靠五只大肉包子的姻緣,不離不棄,幸福了一輩子。
   師傅帶徒弟,不走常規路,一點不認真。頭一天拜了師,她丟給我兩本書,《針灸甲乙經》《針灸探微》。讓我沒事翻著讀,先把十二經絡和兩脈背熟了。師傅還給了我一個草紙墊子和一根兩寸銀針,讓我學著在上面扎,什么時候,能一針到底了,再找她。這兩件事沒完成前,不能見她的面。完不成事,你該遛彎遛彎,該干啥干啥。我翻開書一讀,全是文言文,什么黃帝內經、陰陽五行,子午流注,我心說,這都是封建迷信嘛。可我不敢大聲說出來。說出來我怕進學習班,拉了師傅一起挨批斗。好在那時國家時興“赤腳醫生”,針灸也是赤腳大仙們的必備課程。
   那個年代,沒有電視,沒有手機,收音機都是稀罕物,更沒啥地方跳舞、搓麻將。估計誰敢搓麻將,手都會被人剁了。啥都沒有,人就專心。反正也沒書讀,我就捧著《針灸甲乙經》傻看。書讀得半暈半懂,不過文言文的水準倒是突飛猛進,以后,我讀大學,考職稱,還都要感謝那時給蘇秀才逼出的底子。白天在學校上課,我就拿了書,豎在課桌上打掩護,兩只手,放在課桌抽屜里練習戳針。我自小學做家務,手不算笨,很快就練習得能夠一針戳到底。師傅又找了棉布、棉花做成墊子給我扎,很快我旋轉著也能扎到底。師傅見了我的演示,非常高興。我又把“手太陰肺經”“足陽明胃經”……督脈、任脈等一干經絡背給她聽。師傅見我背得滾瓜爛熟,當場賞了我一只大肉包子。說,小東西,我看你行!
   自從被師傅說過,小東西,我看你行。我就開始成了蘇秀才的跟屁蟲。不論師傅給人看舌、號脈,扎針、烤電、拔火罐,燒艾灸,我都站在她身邊看著。如何取穴位,如何進針,是提插還是搓捻,師傅都一招一式地教我。尤其是取穴位的量算,進針的深淺,師傅都關照我,一定要根據病人的年紀和胖瘦長短靈活把握,不可死背書上的教條。師傅說,死背教條的可以去教書,但當不了醫生,看不了病。師傅有時把針扎下去了,又提上來,把針交給我,讓我親手扎下去,以此讓我體會病人扎針后得氣的狀況。有時病人見我個毛頭小子扎針不大樂意,師傅就笑著對人家說,這多扎的一針,不另外收費。師傅笑得甜蜜,那些老爺們也就連連表示,沒事,沒事。
   師傅長得靈秀,醫術高明,性格又豪爽像男人,用現代話說,周圍自然就有一眾“粉絲”。我覺得師傅樣樣都好,就是政治上不上進。我看她平時唱歌、哼小曲兒,挺有勁的,可只要組織上一開會或組織學習,她就打瞌睡。這個派、那個派,不管什么戰斗隊,她都不參加。一讓她發言,她就喊著要上廁所。師傅的字,寫得娟秀,可領導讓她抄大字報,她就提條件,要吃大肉包子。領導無奈,從此不叫她蘇秀才,給她另外起了個綽號“小迷糊”。師傅對這個綽號,一點不惱,還四處張揚,好像這是個什么模范稱號似的。等到那場動亂結束,我長大進了兵營當了文書,回想當年,不由地感嘆,師傅真是個有大智慧的人!
   大智慧的師傅,當年也干過一件“蠢事”。師傅容貌姣好,丈夫是個跑長途的司機,經常幾天甚至幾周的跑在運輸線上。石榴花當庭獨立,難免招來狂蜂浪蝶繞飛。只是繞飛就算了,有些人還不懷好意。這天有個造反派頭目,跑進理療科,點名說要師傅給他推拿。師傅笑著說,“捏捏”是推拿師,手藝比我好多了。那個頭目把“捏捏”推開,非要師傅給他推拿。推搡間,趁機在師傅挺起的胸前捏了兩把。師傅嘻嘻笑著后退,反手一記耳光清脆地打在他的臉上。師傅是有內功的人,一巴掌上去,留下五個紅指印。接著順手一個抬肩,頭目的右手就脫了臼,痛得他高聲大叫。師傅依舊一臉堆笑,弓了下腰,對不起,司令同志,剛才失手了。我這就給您推拿。
   那個司令同志,擰著眉毛,跌坐在理療椅上。隨著師傅的手法上下,又高高低低地發出一聲聲怪叫。臨行,他恨恨地說,蘇繡彩,你有種,你等著瞧!師傅笑盈盈地說,司令您慢走,咱就騎驢看唱本吧,后會有期。司令等著報復,可老天不給他機會。不知怎地,他忽然成了“反革命”,被抓起來了。師傅聽說了,把我喊過來,去,小東西,給師傅買五只大肉包子。師傅在人前裝得舉重若輕,其實,她很后怕。她幾次悄悄問“捏捏”,他要把我抓去辦學習班咋辦呀?
   跟了師傅六個月之后,我獲得師傅許可,第一次給病人扎針。這是個長頭,刀型臉的男人,年紀大約四十幾歲,看樣子像是個紡織廠的工人。他說話聲音嘶啞,好幾天了。我根據師傅所教,選了廉泉、合谷、人迎、扶突、魚際幾個穴位,準備給他扎針。我認真消毒,仔細選了穴位,扎進廉泉穴的時候,他臉上忽然冒出許多汗水,扎進合谷穴,他臉色蠟黃,我還沒來得及提針,他就突然昏了過去。我當時就嚇傻了,情不自禁地大喊一聲,師傅,出大事啦!喊罷,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師傅從隔壁推拿室走過來,看了一眼病人手上的銀針,笑嘻嘻地說,小東西,你本事大,兩針就能扎昏個大漢子,比師傅厲害多了。她拎著我的脖領子,把我提起來,瞧你那點出息,一個合谷穴,扎不死人。看清楚了,在合谷穴邊上再扎一針,進針五分。把舊針提出來。真是神了,師傅喊聲,醒!那個刀型臉的大漢就睜開了眼。師傅對我說,小東西,你記住了,行醫的人,要有定力。天塌下來,也不能慌了神。你不慌,病人才會信任你。
   又過了五個月,我應征入伍,當兵去了。跟師傅學了個半拉子,算是個沒出師的徒弟。雖然是個半拉子徒弟,我在軍營里,還真派上不少用場。部隊訓練,少不了跌打損傷,崴腳扭腰,我用師傅教的招數,治好不少戰友們的小傷小病,但是終因技藝不到家,派不上大用場。在我代理衛生員的日子里,戰友們給我起了個綽號“蒙古大夫”,說我治治牲口還可以,給人看病,不大稱職。好像師傅也是這樣說我的。那年我在太行山修渠,地鋪上睡著我的同學“三”。“三”有個毛病,就是夜里尿床。有次,他竟然尿過了邊界,浸到了我的褥子上。情急之下,我拿出一根四寸鋼針,本應扎小腿上的三陰交,我噗的一聲,給他扎進了氣海穴,疼得他噢地一聲貓叫。說來也奇了怪了,他從此再也不尿床了,參加工作后,還一直感謝我。直到如今,同學相會,大家還夸贊我是“神針”。只有師傅聽說了,笑著對我說,蒙古大夫呀,你這不是給人扎好的,是把人嚇好的。醫者,是掌握人性命的人,要十二分謹慎,千萬魯莽不得。你呀,不是個行醫之人。
   知徒莫如其師。師傅說得對,我確實不是行醫之人。雖然在部隊代理了一些時候的衛生員,最后還是扛上沖鋒槍,在山地里站崗放哨。部隊轉業后,我當過鉗工、搞過管理、做過科協主席、也弄過咨詢診斷,就是沒有再和醫療衛生沾過邊。而且,隨著歲月的流失,我從師傅那兒學到的技藝,也大多還了回去。如今四十多年過去了,我已經把經絡、穴位、子午流注丟到爪哇國去了。只是,師傅的音容笑貌和她教給我的做人道理,還深深埋在我的記憶里。
   師傅應該快九十歲了吧?有同學從太行山下的山城來,他們告訴我,師傅和當年給了她五個大肉包子的丈夫生活得挺幸福,一個拉二胡,一個跳廣場舞,只是,她最大的口福,還是大肉包子。這個習慣,恐怕她會帶進另一個世界去。

共 5472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鳳鳴先生的幽默,是走過滄桑的曠達,是回眸艱辛的微笑,是詩書華氣的智慧。本篇記人散文,就處處流淌著幽默的氣息。先生以幽默看人,所以他眼里的蘇秀才師傅活得有個性,有睿智。喝酒比男人瀟灑,品茶卻有女性的溫柔。為病人扎針,一針見效,出奇制勝。收徒弟,不讓磕頭,偏要讓買肉包子。五個肉包子,一諾定婚姻。心有大智慧,某些場合偏偏就愛打瞌睡。狂蜂浪蝶來,一掌留紅印,再讓右手脫了臼。一個聰明睿智、性格潑辣的女性形象,躍然紙上。先生以幽默看自己,曾經走過的艱辛,眼里含著淚,卻哈哈笑著說出來,想到邊疆屯墾,被人拎了出來,一口唾沫解了恨;一家人蝸居一室,卻被一首打油詩沖淡了哀戚;辛辛苦苦做土坯磚的疲累,因為有了自己獨立的小窩化為愜意;跟著師傅學扎針的坎坷艱難,師傅一句“小東西,我看你行!”頓時演繹成成功的喜悅。大度情懷,幽默底蘊,處處如銀針出囊。入世的沉重,被幽默風趣淡化;出世的豁達,被輕松談笑烘托。讀這樣的文字,輕松而愜意,卻又引人深思。精品佳作,流年傾情推薦賞讀。【編輯:快樂一輕舟】【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9100008】【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91210第0118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快樂一輕舟        2019-09-08 19:30:42
  老弟的幽默感,越來越春風蕩漾啊!
回復1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09-08 21:01:23
  輕舟老兄,這個真不是幽默啊,是一種真情的流露。到了耳順之年,很多往事都看淡了。當年很嚴肅的事,如今想來都十分滑稽。歲月是個魔術師,當年的淚水,如今澆開了笑靨的花朵,太多的苦澀,都被時間過濾成了甜蜜。唉,我知道那些幾十年前的故事,現代的孩子不愿聽。但是,我們不能忘了初心,也不能迷了來時的路。想想昨天,看看今天,我得出一個結論:生在中國真好!所以,我響應流年的號召,講了一個中國故事。哈哈,不知講得好不好?
2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09-08 20:54:05
  輕舟兄,你的按語真是太好了,說到我心底。我們都是過來人,當年真的有很多無奈與酸辛。好在歲月是個魔術篩子,它篩去了苦澀,留下了甜蜜。因為外公的出身,我開始想入團都成問題。母親自然為我的前途憂慮,要我學點手藝,以后好混飯吃。改革開放,我是舉雙手贊成,沒有鄧公的歷史抉擇,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前些日子,有朋從遠方來,說到我居住過的那座太行山下的山城,我就想起了我的第一個師傅蘇繡彩,想到了動亂年代的那些故事。師傅愛吃大肉包子,我也愛吃,可在那個年月,一年能吃上兩三回,都是奢侈。后來當兵,部隊管飽,我曾經一次吃下15只大肉包子。奶奶怕我年小想家,讓姑媽寫信安慰我,我回信說:奶奶,我不想家,隊伍上有大肉包子吃!現在中國人的中國夢是奔小康,奔向現代化,那個時候,我們這代人的夢想,就是有大肉包子吃!回望四十多年的來時路,真為我們的祖國驕傲。我有時也想,我們的國家能夠在那樣困難的年代動而不亂,依靠的就是想我師傅蘇秀才那樣的善良而有智慧的普通人。善良、智慧、勇于擔當,我想這就是我們中國人。再次謝謝輕舟兄的美按。
江鳳鳴
3 樓        文友:風逝        2019-09-09 17:14:28
  二哥筆下的師傅刻畫得栩栩如生,讀了不僅讓人印象深刻,還不由得心生敬意。
   建議二哥把師傅的手藝拾掇起來,退了休,開個門診,傳承并發揚光大師傅的高超醫術。
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
回復3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09-09 22:52:56
  風逝,謝謝美評哈。老鄉就是接地氣,幫俺退休后的生活都給安排了。唉,俺笨啊,終究不是行醫的料。學個半拉子手藝,還給荒廢了。不然,辦個小診所,還真是挺不錯的。
4 樓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9-10 21:50:28
  品文品人、傾聽傾訴,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
   靈魂對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
   善待別人的文字,用心品讀,認真品評,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優雅美麗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
   感謝賜稿流年,期待再次來稿,順祝創作愉快!
愛,是人世間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尋紅塵中相同的靈魂。
5 樓        文友:永遠紅梅        2019-09-13 17:20:23
  哈哈,沒想到,二哥還會針灸呢,什么時候給俺們也治一治。名師出高徒,二哥的老師這么優秀,二哥的手藝一定好!二哥的散文,讓人如同身臨其境,人物栩栩如生。二哥的師傅也是一位很特別的人,她聰明能干、爽朗,而且很精明,如同這位師傅就在我的眼前一樣。欣賞佳作,向二哥學習了!
永遠紅梅
回復5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09-13 20:04:52
  紅梅,謝謝美評。說實話,師傅是個好師傅,可我算不上好徒弟,她交給我的手藝,那是基本上都還回去了,有些穴位還記得,但如何配伍,卻忘記了。師傅說過,診療是個天大的事。我這輩子估計不會再干這事了。
6 樓        文友:康心        2019-09-14 18:07:55
  別說,寫得真好,一般這樣不緊不慢寫人物的散文,我都看不完.這篇不一樣,真的很有個性.人物有個性,我就好奇心緊往下看.
用文字記錄人生的軌跡,修一條心心相通的小徑
回復6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09-14 20:58:18
  謝謝康心美評。不是俺寫得好,而是我師傅是個有故事的人。
7 樓        文友:閑云落雪        2019-09-15 18:38:52
  二哥的散文是我心中好散文的典范,學習學習再學習。
閑云落雪
回復7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09-15 22:06:39
  謝謝落雪關注,咱們互相學習,互相切磋,一起努力。
8 樓        文友:五十玫瑰        2019-12-11 13:32:44
  恭喜二哥美文獲得絕品!
五十玫瑰
回復8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12-11 21:34:31
  謝謝玫瑰老姐,辛苦了!
9 樓        文友:江山絕品評議組        2019-12-11 16:05:38
  這是一篇寫人記事的散文。如題目一樣,文字樸實、踏實、接地氣,字里行間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卻滲透了滿滿的追憶和感念。文章并沒有運用太多的寫作技巧,作者善于從小處著筆,選典型,抓細節,偶用對比,對人物進行正面描摹,幾乎寥寥數筆便把師傅蘇秀才的氣質神韻刻畫了出來,讀來頗令人動心。可以說,作者深諳散文筆法的要義,有一定功底。堪稱絕品,力薦賞析!
回復9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12-11 21:37:23
  謝謝江山的老師們,給了這篇素文這么高的榮譽。我和我的師傅都是那個時代的草根,這篇文字也是對平凡生活的追憶,我始終覺得文學藝術應該為人民服務,為生活底層的民眾鼓與呼。再次謝謝你們!
10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2-11 18:58:16
  恭喜佳作入絕,祝賀江鳳鳴老師再創輝煌!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回復10 樓        文友:江鳳鳴        2019-12-11 21:33:43
  武戈老師謝謝您的美贊!
共 15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捕鱼达人官方版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