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韻】苗寨往事(散文)

絕品 【菊韻】苗寨往事(散文)


作者:壯溪 布衣,330.9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5834發表時間:2019-11-24 18:17:28

【菊韻】苗寨往事(散文) 壯溪沖的老人,總喜歡翻著崽伢妹子的手掌數指羅紋。一眾小孩便圍著唱:一羅窮,二羅富,三羅四羅背包袱,五羅六羅燒炭打葛,七羅八羅開當鋪,九羅十羅點狀元!十個飄,馬上跑!
   那時,我們對窮富的概念很模糊,但對于“燒炭打葛”的命運卻心照不宣。
   “燒炭打葛”,顧名思義,指的是將木柴燒成炭,將葛根處理凈。這不僅僅是湘西苗寨的農事,也是湖南貴州一帶農民的代稱。誰喜歡做這種異常辛苦的事情呢?所以,一旦誰被數出了五羅六羅,誰定會眼淚汪汪,一副絕望的神情。
   但我們都是“燒炭打葛”者的后代,也是“燒炭打葛”的能手?!盁看蚋稹?,留給我太多溫暖和幸福的回憶。
  
   一
   楠木山下的壯溪沖,是個燒炭的好地方。
   雜木多,且好。龍盤山右側的棗子園,長滿了黃櫟樹。進入深秋,兩邊的溝坎上,密匝匝、光禿禿的黃櫟木,碗口胳膊粗細,樹皮斑駁,枝丫上舉。枳木坑的崖壁上,枳木樹、青岡櫟、羊角柴等,密不透風。還有二家沖的白櫟樹,牛欄洞的黃檀木等,都是燒炭客垂涎的炭柴。
   別小看燒炭,其實是個技術活。
   首先是挖窯。炭窯,有三種型制:拱窯,斗篷窯,敞口窯。斗篷窯、敞口窯是開眼功夫,我和母親等苗胞都挖過,燒過。然而壯溪沖能挖拱窯的,鳳毛麟角,我父親絕對是其中之一。
   父親去世前幾天,曾不無榮光地對我說,他平生只挖過兩口拱窯,一口在老庵生產隊的谷子盤,另一口在棗子園。谷子盤的拱窯,挖于大躍進時期。棗子園那口窯,是為塘形生產隊挖的,成于七十年代初,燒了十幾年。木炭賣到洪江,每年為隊里掙幾百元,養活過不少人(那時一年分紅上百元的家庭不多),算得上功勛窯。
   那年我才七歲,記憶猶新。初冬的早晨,父親帶我上了屋對面的棗子園,那時我讀小學一年級。
   棗子園在龍盤和鐘盤雙脊的中央,溝谷不很狹窄,地面徑流,年年沖刷,堆積出褐色的厚實土層。
   挖拱窯像掘暗堡。工具需羊角鋤、鐵鏟和箕畚等。選好窯址就割伐窯頂草樹,確定好掘口。窯孔掘口,高低適中,不宜過闊,僅容身進掘為佳。最好把掘口做窯口,省事。
   父親身材敦實,穿短褲,赤腳光背,蹲著掘進兩尺許,則向兩邊掘。窯壁不能太薄,薄不保溫,炭易花灰。待挖空一米見方,父親附滿泥塵的胸背,被涔涔汗水淌出一道道溝痕。我遞上竹筒水,他邊喝邊說,土質真好。他接著又挖,我幫著拖出箕畚中的泥土。父親突然停鋤,我爬進去,他正摸著一塊大石頭凝思。父親推我出來,我趴在窯口看掘,他每一鋤,我都一驚悸。不知過了多久,一巨紅砂巖像只“大紅薯”,與土層剝離;父親用厚實的肩膀,一點點把“大紅薯”頂到窯口,幾乎把口封住。他在洞內一聲吼,“大紅薯”就倒向外面。鉆出了,父親說,怕有幾百斤,還好不是生根巖!咬過幾個熟薯,再喝口涼水,繼續挖。直到太陽斜西,窯孔才告成。
   第二天,挖煙窗。父親十分小心,用竹片尺子先量窯圈,再到窯頂量。父親不識字,紫紅的竹尺子,是他的法寶,那神秘的刻度,只有他清楚。內量外量,上量下量,橫量豎量,他一鋤頭就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定了煙窗口,真有點不可思議。
   挖煙窗的工具很特別,一把鐵利鑿,一把鐵挖耳勺。父親握鐵鑿木柄,直直往下鑿吊洞,然后用挖耳勺取出碎土。挖一會,他就要下到窯孔壁上做十字記號的地方,拍拍聽聽。終于,他在做記號的壁上,約鑿了五寸深,掏出碗口大的圓孔,與煙窗吊洞連在一起。
   父親告訴我:一孔好炭窯,窯孔圈圓底平,壁正穹窿,煙窗直;窯口和煙窗,應在窯圈的中軸線上。這號窯,接火快,回火順,煙窗拉火抽煙,否則就是口廢窯。他拍拍窯體說,一窯可燒十擔炭!看來,他對自己的作品,極滿意。
   燒窯很有學問和規矩,父親常叮囑我。
   裝窯。新窯裝炭柴,豎柴輕,莫入土(防煙頭);柴靠緊,莫顛倒(防炭斷);圈邊空,回火好;頂柴短,填牢靠(接火快)。
   點火。要一把火到位。重燒,炭柴頂上的短引火柴沒了,燒時長,成炭少,劃莫來。
   觀煙。這是個重要環節,何時封窯,全看煙。觀煙,其實就是觀火。炭柴是從上往下燃的,回火順,窯火旺,煙總是一股股往上直冒;無風煙柱倒,或者忽細忽粗,甚至息煙,說明廢窯一口。
   開始,窯煙似白云,慢慢變藍,變清。這時,光靠眼睛不管用。父親在煙腳清的時候,不時把黝黑厚繭的手掌去探煙的溫度變化,來判定窯柴燃燒的情況。他的經驗,一般燒一對時(二十四小時),煙腳清兩尺左右,即可封窯。我后來燒炭就失過手,封窯過早,半窯柴;過遲,半窯灰!
   父親常說燒窯很兇險。湘西苗人,敬畏山鬼神靈。燒新窯,由來是大事,須祭窯;即便在文革,也會各自行祭。否則,斷頭鬼會尋來,屁股封實煙窗口,窯火寂滅,或者在窯口吹陰火,窯炭花灰;更嚴重的是取炭時,興妖作怪,窯塌人亡!父親說起燒窯的掌故,繪聲繪色,我卻嚇得不敢出粗氣。
   點火前,父親凈手,在窯口邊擺上“牙盤”(祭品,一小砣豬肉)。然后,他左手提一雄雞雙翅,口里念念有辭;右手掌拍雞腹,雞驚叫,赤冠聳搖;左手拇食指,反扣雞頭,右手板刀橫抹雞頸,繞窯噴血,手一揚,雞升空,旋即墜落窯頂。
   父親用火柴點燃窯口里的樅塊,不多久,引火短柴接火,煙窗冒出白煙。父親再添了幾塊柴,窯膛里傳來轟轟的抽火聲。
   天黑時,母親送來了飯菜。父親早在坎邊搭了一個簡易的茅草棚,又在窯口前坪地燒起篝火,一家子圍火吃著夜飯……
   那晚,棗子園很沉寂,夜空星疏光冷,只聽到窯火聲。我在父母親的懷里,卻很溫暖。
  
   二
   如果說燒炭照亮了我的童年,那么,打葛則俘獲了我的味覺。夏天,葛藤瘋長,無數卷曲的嫩毛觸手,不論喬木、灌木或茅草攀牽而去,層層片片的毛茸茸葛葉,野蠻霸道地鋪向山野。藤葉間,一串串紫紅或藍白色的葛花,在驕陽下,招蜂惹蝶。
   我們和蜂蝶不同,貪戀的不是花,而是其秋天睡在地里的根。它能裹腹,驅除饑餓,還是美味呢。
   壯溪沖的野葛,有大葛(又叫男葛)、細葛兩種(我只按湘西苗人的分法,無關植物學),都屬多年生藤本豆類植物。另有蕨類植物的根,稱蕨葛。
   枳木坑、牛欄洞等處都藏大葛。拇指粗的葛藤,繞纏高樹,順著藤蔓,在地上找到葛蔸;蔸越大,葛根就越粗。其常生于山崖巨石間,獲取極其艱難。我見過一根百一十斤重的大葛,頗像健美運動員一條強健有力的腿——那是母親,在枳木坑挖的。
   至于細葛和蕨葛,當陽的山坎坡地,隨處可見。你抓著葛蔸頭一用力,就可扯出一條白嫩的細葛來,剝皮生嚼,滿口白葛汁,似有兒時母乳的香甜。
   這是饑饉荒年,大地母親恩賜給苗人的厚禮!父親說得好,田里口糧薄,山上東西多,只要手腳勤快,楠木山不讓餓死我們!
   秋冬時節,壯溪沖的人,持鎬鋤在山野溝坎,不懼艱辛,挖回一擔擔野葛根。高興歸高興,但常愁葛易跑水分,淀粉老而走失快。只有盡快處理,不糟蹋,才不辜負大地恩情。
   大葛根莖大,纖維粗,淀粉多,可儲藏久一些。母親將莖切成一段段,用鐵鍋蒸熟,甜甜的,糯糯膩口,常嚼得腮幫骨酸痛,但能充饑。上學時,她在我的書包里塞幾截,做午飯。
   細葛和蕨葛,就要從速處理(多余的大葛,也要處理)。我們把這種處理方式,稱為“打葛”。
   那年月,打葛半季糧。它就成了我們討生計的一種技能,壯溪沖的人,沒有不會的。
   打葛,一般都在夜里進行。母親把挖來的葛根,先泡在清水里。過會,抓把稻草使勁搓去葛皮的泥沙,再用清水泡洗。我幫著她用刀削皮,晾在竹灰篩里。蕨葛細嫩,處理很費事,要用手指摸著扣著洗,用剪刀輕輕刮皮,想著它的美味,也就不嫌麻煩了。
   父親把處理好的葛根,放在寬木板上,用檀木杵捶扁散。母親架個新搓衣板在大木盆里,抓著散扁的生葛纖維使勁搓,乳白色的葛汁流到盆里,清新芬芳,彌散一屋。中堂里的樅膏光,不時爆著火星,明亮,溫暖,喜慶;母親搓葛汁的一仰一俯的動作,被火光映在板壁上,美麗動人,仿佛正在演著皮影戲。我和父親也是演員,而我只能算配角。
   我和母親用手扯開一個大白布袋口子,父親用竹勺舀進葛汁,隨后干脆端著盆子把液汁緩緩倒進布袋。父親抓緊布袋口,把裝滿葛汁的袋子置于盆內,不停搖晃,用力擠壓,滲出部分水分后,用麻繩扎牢袋口。母親在木盆上橫放兩根木棒,于是父親把盛葛漿的布袋橫在木棒上,置厚重石磨上頁壓住布袋,盆里傳來嚯嚯流水聲。此時鐵火罩里的樅膏光還亮堂著,壁上的皮影戲,快要結束了。
   我想,秋冬天的夜里,在壯溪沖的家家戶戶,都在上演這種打葛的無言皮影戲。
   有陽光的天氣,各家各戶的女主人,端著一大竹簸箕的葛粉,到竹籬笆菜園曬太陽。葛粉白生生的,蔬菜綠油油的。葛香和蔬菜香混合成迷香,雞們圍著籬笆咯咯打轉,誘來山雀團團飛來準備偷食,留守的老人搖著竹枝:吼——吼——吼——,山雀在山邊樹枝上咒罵:老不死的!
   曬干的葛粉分類儲藏。有的大袋小袋,懸掛在廂房橫木的釘子上;有的把葛粉袋子,壘到墊著稻草的木桶里,上面再壓封稻草。母親則用大土陶罐收藏,一塊藍布包白凈河沙封實罐口,再蒙上一方薄膜紙,用麻線緣罐口扎實,擱放于一塊厚木板上。母親說,這樣放個對周把年(湘西方言,指一整年),不變質。
   母親用葛粉做小吃,很有風味??腿藖砹?,取適量葛粉,兌適量涼水,倒入鐵鍋內,文火加熱,手執竹筷不停攪動。不多久鐵鍋內凝成一厚塊葛粑。刀割薄片,切成絲,焯一水,撈起,放入油湯,佐以蔥段、姜沫和酸辣椒,撒胡椒粉??腿诉B道好吃,主人臉上微笑。這種小吃不常吃,只有陪客人偶嘗一頓,那種味道,終生難忘。
   葛粑炒肉,是年夜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葛粑切片,稍煎;夾精夾肥豬肉炒出油,留油;爆炒辣椒、姜絲、蒜段,合炒。一盤葛粑炒肉,增添了年的濃濃味道。
   陽春三月春光媚,壯溪沖可正是缺糧的時候,葛粑的意義,更表現得充分。忙碌的母親,早起攪拌塊葛粑,用芭蕉葉包裹,做我當天在校讀書的中飯。
   今年初秋,我回了趟壯溪沖,與當年光屁股長大的幾個童年伙伴小聚,詢問“燒炭打葛”的事情,他們爽然大笑,都說我還是個書呆子!現在家家戶戶都懸掛一塊塊的臘肉,雞鴨成群,炊飯烤火用電,哪里還需“燒炭打葛”呀!他們子媳孝順,孫輩繞膝,生活幸福著呢。
   妻子常說,株山有個小吃店,葛粉味美。一嘗,薯粉!再嘗,家葛粉(農業合作社栽種的家葛)!想找點味蕾上的記憶,難??!看來只有在夢里,才能再次品嘗到家鄉的美味了。

共 4005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作者懷著濃濃的深情,回憶少年時隨父燒炭,觀母做葛粉葛吧的情景;再現了當年的艱苦歲月,歌頌了父輩勤勞節儉的美德。全文層次清晰寫景逼真,生活氣息濃郁。語言清新明快,介紹詳盡具體,行文詳略得當。挖炭窯和燒炭場面的描寫,對葛根的生長習性,以及制做葛粉的場景,都描繪得栩栩如生,讓人如身臨其境,代入感很強。全文無多余的旁枝雜葉,比較簡潔凝煉,是一篇狀物抒情的好散文。推薦賞閱!【編輯:劉銀科】【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1270002】【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91216第0119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劉銀科        2019-11-24 18:27:39
  這篇散文形散神凝,層次清晰行文利落不溫不火,語言樸實無華。白描的手法把場景描寫得十分逼真生動,抒情恰如其分。收尾若再點幾筆今昔對比,就有了鮮明的時代色彩,文意會更深厚。感謝賜稿,編輯劉銀科問好作者,希望繼續支持菊韻,謝謝!
回復1 樓        文友:壯溪        2019-11-27 11:20:10
  劉老師辛苦了,精彩美按!溢美之詞,又有只肯建議,誠摯感謝!敬茶!
2 樓        文友:黃金山        2019-11-25 09:30:19
  寫得好他,我非常喜歡
黃金山
回復2 樓        文友:壯溪        2019-11-27 11:23:50
  黃老師謝謝您捧場、點贊!欽佩您渾身是膽,像楊子榮獨闖妖霧山!
3 樓        文友:天池山        2019-11-25 13:46:39
  一一佳作力薦
  
   艱辛的勞動 希望的未來
  
   賞析洪江市公安局民警蔣啟發新作《燒炭打葛》
  
  
   在扶貧走訪途中,看到壯溪新作《燒炭打葛》,一口氣讀完,感慨萬千。
   一是為壯溪優美的文字描述所折服。把勞動人民的父親母親們勤勞智慧敘述的淋漓盡致。在那貧困的上世紀60年代,中國的農民與天地抗爭,用勤勞的雙手養育后代,用原始的勞作方式生產生活所需資料,讓自己和兒女們度過那艱難艱辛的歲月。而農活最苦不過燒炭打葛。雖為生活所迫,但父親,母親仍然堅強面對,對這又累重的農活,少兒的壯溪在過早品嘗勞動的艱辛,目睹父母彎腰哈背,披星戴月勞作全過程,但少兒玩劣好奇讓他享受大自然的恩賜與饋贈,歲月雖艱辛,內心很陽光,未來有希望。而因為知識改變命運走出大山的壯溪如今在天命之年,文思泉涌,以謙恭之態,用詞極其精美精準回憶描述養育自己的父母雙親勞動方式及故鄉風景,也是一種報恩與感恩吧。
  
   二是為壯溪堅持筆耕不綴折服,以歷史的見證者親歷者的眼光,以一種家國情懷描述那個年代中國農村的一個縮影一一深渡苗族鄉壯溪沖村的生產生活,讓年長者唏噓不已,讓年幼者記住歷史。作者在完成 重的社區警務工作之余,以一位文人特有的責任感,勤于筆耕,佳作不斷,實乃欽佩,。在當今快節奏多元需求的社會,無異讓心情莫名焦慮的人們品上一碗靜心劑,不忘初心,時間向前,生活向上。
   壯溪用自己之所長,工作之余向大家奉獻出一篇篇讀來讓人舒暢之極的鄉土美文,真的值得大贊特贊,真乃良師益友。
  
   恭祝作者@壯溪創作愉快,期待更多力作。
回復3 樓        文友:壯溪        2019-11-27 11:27:41
  感謝賢弟的不吝溢美之詞,夸贊鼓勵!謝謝!
4 樓        文友:友友        2019-11-25 22:41:09
  文章真實,再現了父輩當年的辛酸,點贊!
與讀者或囍或悲,或共同關注我們的社會,向社會傳遞正能量。
回復4 樓        文友:壯溪        2019-11-27 11:28:32
  謝謝友友點贊!敬茶!
5 樓        文友:葉雨        2019-11-27 10:55:17
  讀一篇文,讓我們了解了一個地方和一段歷史,燒炭打葛離我的生活很遠,但同一個時代的人卻有共同的感受。不管多么艱難的日子,有父輩們勤勞智慧的雙手,總是讓晚輩享受著最好最快樂的生活,這就是我們中國人傳統的生活。一段值得紀念的生活歷程,一篇很有紀念意義的文稿,拜讀了。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回復5 樓        文友:壯溪        2019-11-27 11:31:40
  謝謝社長到訪鼓勵!我們那代人有很多往事,可以緬懷!
6 樓        文友:遠近        2019-11-27 17:06:10
  重溫過去的生活,感受父輩的辛苦。文章耐讀耐看,編按也很到位,點出了文章的重點,言簡意賅。恭喜獲精!
遠近
回復6 樓        文友:壯溪        2019-11-28 16:45:10
  謝謝遠近老師的不斷鼓勵!敬茶!
7 樓        文友:孤獨小男孩        2019-11-27 19:05:37
  聽說過葛粉,卻沒有嘗過。文字細膩,制作過程的描寫讓全篇充滿動感。而對父親與母親的描寫,也讓文字充滿了溫情!好文!
回復7 樓        文友:壯溪        2019-11-28 16:46:05
  謝謝家門到訪!共同進步!遠握!
8 樓        文友:江山絕品評議組        2019-12-16 17:48:32
  苗族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他們有很多的風俗習慣,在很多人看來神秘而有特色。在艱苦的歲月里,燒炭打葛做為苗族人民賴以生存的方式,以古老的傳統沿襲下來,讓回憶變成了一個思鄉的載體,它所承載的是作者兒時對父母的依戀,以及對故鄉濃得化不開的深情。于細微處著筆,以苗寨中最樸素的生活情節,寄托著美好的情感。那些畫面樸實而溫暖,是用深情描摹的,讀著心靈深處不由得觸動。全文語言清新,感情真摯,鄉土氣息濃郁,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胺Q絕品,力薦賞析!
回復8 樓        文友:壯溪        2019-12-17 19:06:48
  真誠感謝絕品組各位老師的厚愛和肯定!我盡量寫出更多的好作品,以感恩江山!再謝!
9 樓        文友:謝文龍        2019-12-19 15:39:31
  濃濃的壯溪沖文化。讀壯溪老師的絕品文章,猶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美絕了。
能夠讓我從心靈深處動容的,從來都是一個人的品質!
回復9 樓        文友:壯溪        2019-12-19 20:37:20
  謝謝文龍老師到訪雅評夸贊!冬祺文豐!
10 樓        文友:賈錄會        2020-01-13 21:19:27
  發現了好文章 欣賞
回復10 樓        文友:壯溪        2020-01-14 09:22:39
  謝謝賈錄會老師到訪留墨!冬祺文豐!
共 10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捕鱼达人官方版正式版 股票配资利息 山西掌上麻将 内蒙古快3开奖一定牛 下一个吉祥棋牌棋牌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东方6加1走势图大中小 多多棋牌室 电子游戏娱乐城 吉林11选5中奖技巧 捕鱼欢乐炸送炮灵
股票配资利息 山西掌上麻将 内蒙古快3开奖一定牛 下一个吉祥棋牌棋牌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东方6加1走势图大中小 多多棋牌室 电子游戏娱乐城 吉林11选5中奖技巧 捕鱼欢乐炸送炮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