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清風書苑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清風】抄襲風波(劇本)

編輯推薦 【清風】抄襲風波(劇本) ——小品


作者:柳如清風 白丁,13.4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785發表時間:2019-12-10 18:43:04

【清風】抄襲風波(劇本) 人物:
   胡超男,某企業職工,三十五歲左右。
   胡妻女,胡超妻子,三十四歲左右。
   老馬男,某企業內部刊物編輯,五十多歲,高度近視。
   老專家,男,近八十左右,(可由扮演老馬者改扮)。
  
   [胡超家客廳。擺設一般,一張小方桌,三把椅子,桌上放一臺電話,舞臺西邊豎立一扇木門。
   [胡超忐忑不安、抓耳撓腮地上
   胡超 工會組織征文賽,號召員工來參賽,獲得名次有獎金,獎勵鈔票兩千塊。初中畢業到現在,大字不識一麻袋,要我拿筆寫文章,好比啞巴把歌唱。實因獎金眼睛紅,老婆在旁亂起哄,弄來舊書一大堆,叫我隨便抄一篇。我改頭換面抄一篇,署上大名交工會。能否得獎不知曉,心里老是嗶嗶跳。工會老馬來電話,要來我家說閑話,他無緣無故來尋我,我心虛好像賊骨頭——嚇兮兮,慌抖抖——就怕抄襲文章被揭發,吃不了兜著走!哎呀媽,這可咋辦好呢?
   [胡妻系著圍裙地上,一邊拿抹布擦桌面。
   胡妻 剛才誰來電話?看你慌手慌腳的,是怎么?
   胡超 怎么了?就是工會編輯老馬。(惴惴地)他說看了我的那篇文章,要來家跟我談談。
   胡妻 談什么喲?(警覺地)他電話里有說什么嗎?
   胡超 他說面談。(惶惶地)我猜八成那篇東西讓老頭看出了問題。
   胡妻 不會吧!我們抄的又不是大名鼎鼎的名家名作,誰會注意?
   胡超 哪可難說。馬老頭書看得多,難保不會看過我們抄的那本,世上巧合的事多哩(埋怨地)都怪你,當初出這餿注意。這下好了,一旦我抄襲文章,弄得臭名遠揚,以后還怎么做人!
   胡妻 哪——哪怎么辦呢?
   胡超 你問我我去問誰?弄不好要吃官司哩!
   胡妻 有那么嚴重嗎?那書五十年前出的,寫書的那叫啥——陳什么的恐怕也早死得沒影了,我想應該不會有人知道。
   胡超 你真傻還是裝傻?他人死沒了,寫的書還在;有書在,難免不會有人看。(自怨自艾地)我真昏了頭,當初不該聽你。(打自己一嘴巴,自言自語)我打你!你說你,寫不出就寫不出,非得豬鼻孔里插大蒜——裝什么象,這下可抄出禍事來了!看怎么收場!
   [門鈴叮當響起。
   胡超 糟了,準是老馬來了!
   胡妻 哪——哪——你開門去呀。
   胡超 (哆嗦著)我的腿怎么不聽使喚。阿芳——你去開門。去呀!要不我先躲躲再說。
   胡妻 你瞧你個窩囊樣!老馬難道一進來就拉你去槍斃!(猶豫了一會兒毅然地)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也躲不過。
   [胡妻開門,老馬上。
   老馬 這是胡超同志家沒錯吧?
   胡妻 沒錯沒錯。您是馬老師吧?請進!(搬椅子)請坐!
   胡超 (畏畏縮縮地)馬——馬老師……
   老馬 哎喲!胡超同志呀!(抓住胡超的手熱烈握著)你好你好!該怪我姓馬的有眼不識泰山。你了不起啊!今天我不但向你表示祝賀,也特地向你負荊請罪來了。我常抱怨企業沒有人才,其實真正的人才就在眼皮子底下,竟沒發現。(感慨地)世上有千里馬而無伯樂呵!(拉著坐在一起)
   胡妻 (疑惑)馬老師,您唱的這是哪出呀?
   老馬 (吟誦)元岡生寶玉,大海出明珠。胡超同志呵,你寫那篇文章——
   胡超 (驚恐而頹唐地)您看出來了?
   老馬 我看出來了。我看這篇文章像不是你寫的——
   胡超 哎呀!(從椅子上差點跌滑下來)
   老馬 你怎么了?
   胡妻 (急忙扶住丈夫)他頭暈。
   胡超 我——頭暈。
   老馬 一定是神經衰弱。我也經常頭暈。咱腦力勞動者的常見癥狀嘛!
   胡妻 (試探地)馬老師,您剛才說我們胡超那篇文章——?
   老馬 噢!你們別誤會!我的意思說那篇文章不像胡超同志寫的一樣,我也沒聽說過胡超同志會寫文章。不過話說回來,這樣高水準的文章除胡超同志外企業里還有誰能寫得出?寫得真好!我為胡超同志的文筆折服!(去抓胡超的手時卻錯抓了胡妻的手握著捏著)胡超同志,你真人不露相呀!你人才難得呀!(忽然覺得握的手感異樣)咿!——
   胡妻 (不好意思地)您握著我的手哩!
   老馬 (把手提到鼻尖一看,霍地慌忙甩開)我說怎么胡超同志的手滑溜溜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胡超同志呀,你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吶。這次工會組織的征文大賽中,你是大顯身手,脫穎而出!真實后生可畏吾衰矣!
   胡妻 馬老師,這次比賽我們胡超能得獎了?
   老馬 這還用說。第一名對胡超同志來說沒有任何懸念。
   胡超 (喜出望外)那挺好!
   胡妻 哇!一下子兩千塊!
   老馬 你們就等著請客吧!呵呵呵!
   胡妻 真沒想到——
   [夫妻倆喜出望外地擁抱著
   老馬 別急著擁抱呢,還有更好的消息在后頭哩!——瞧你們兩口子高興得連水都不給倒一杯。
   胡妻 對對!我這就給您泡茶去。(笑嘻嘻地去倒茶水)
   胡超 (又坐回去)馬老師,您還帶來啥好消息?
   胡妻 (端上茶水遞給老馬)馬老師您請喝茶。
   老馬 (接過茶鼻子一嗅)好香!這茶不錯,有龍井的味道。
   胡妻 是很貴。(低聲嘀咕)市場上十塊能買兩三斤哩!
   老馬 我就好茶,胡超同志想必也是同道中人。古人說,酒壯英雄膽,茶助文人思嘛!呵呵呵。
   胡妻 馬老師,您剛才說有好消息要告訴我們?啥好消息?
   老馬 對!好消息,大大的好消息!前幾天我見市文聯的文學作品大獎賽還沒到截止日,就擅自主張把你那篇文章復印一份送上去,誰料今天上午文聯負責同志來電告知,說有兩篇文章進入決賽,其中一篇就是你的大作。哎呀呀!胡超同志,你了不起。我涂涂寫寫大半輩子也沒得過市級獎項,你卻一炮打紅!我都有點羨慕嫉妒恨了!
   胡超 (驚慌失措地躥起來)什么?馬老師,你——你把我那篇東西搞市里去了?
   老馬 怎么,你好像不高興?不會是怪我沒事先通知你吧?呵呵呵!瞧你的臉怎么一下子變得像包龍圖一樣難看!你太低調了。要是我,高興得“漫卷詩書喜欲狂”了!——這可是名利雙收呵!
   胡超 馬老師——(團團轉)你這么可以這樣做呢!哎喲!這——這下要完了!
   老馬 完了?你完什么?(愕然不解)
   胡超 (焦急地用拳頭敲打額頭)哎喲!完了!完了!
   老馬 (不解地問胡妻)他這是怎么了?
   胡妻 他——他頭疼!
   老馬 頭疼也用不著拳頭打呀!趕緊拿冷毛巾給他敷敷——看樣子疼得不輕嘛!
   胡超 (一把拽走妻子到另一旁)這下糟了!讓這老頭害慘啦!事情怕會鬧大哩!不獲獎倒罷,一旦獲頭獎,文章肯定會公開在報上登出來,到那時,知情面一擴大,紙里還能包得住火?這可怎么辦好?這個老馬,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胡妻 (暗暗地開始有所擔心,但表面裝作泰然鎮定,安慰丈夫地)你放心吧!即使報上登出來,也未必有人會留意那篇破東西。現在抄襲剽竊比比皆是,有的還是大教授、大明星!我們抄那個叫陳默的老家伙屬于無名之輩,他的書恐怕全中國也沒幾個人去看。
   胡超 可我這心砰砰跳,就怕——。
   胡妻 沒出息!抄都抄了,馬老頭都弄市里去了,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胡超 都怪你的餿注意。什么不好干,偏叫我抄襲。早知現在這般提心吊膽的,當初還不如讓咱兒子寫一篇來得心安理得。(嘆息地)唉!但愿那篇東西淘汰掉。
   老馬 你們兩口子嘀嘀咕咕老半天,商量請客的事呢?
   胡妻 (拉丈夫走近老馬)馬老師,您估計胡超的文章能得第一不?
   老馬 我看問題不大。據上面傳來的消息,決賽兩篇文章各有千秋,評委會爭執不下,請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專家進行裁決。但大多評委看好胡超的作品。當然,話又說回來,得不得獎還是次要,重在參與嘛!
   胡超 老專家裁決結果還沒出來嗎?
   老馬 快了。我有個朋友在文聯,一有結果他會馬上通知。
   胡超 (喃喃自語地)希望老專家是老糊涂——
   老馬 你說什么?
   胡妻 他說怕老專家是老糊涂。
   老馬 不會不會!
   [老馬的手機忽然響起
   老馬 喂,我是老馬。哦!哦!裁決結束了是吧?什么,胡超的文章沒獲獎?這怎么搞的?老專家不會真老糊涂了吧!喂!喂喂!(對方已經掛機,自言自語地)這怎么可能呢?
   胡妻 (失望地)我們那篇文章被篩了下來?
   胡超 (如獲重釋地松口氣)我說沒錯吧——老專家老糊涂啦!(小聲嘀咕)算是逃過一劫,以后殺我頭也不抄——不寫了。
   老馬 (困惑地)咦?胡超同志,我看你怎么反而挺高興似的?不會故意在我面前裝堅強吧?——哎呀小胡,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一點小小挫折,你可不要灰心喪志嘛。所謂“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這個道理你是要懂的!男子漢大丈夫該越挫越勇、屢敗屢戰才嘛!
   [電話鈴驟然響起,胡妻接聽。
   胡妻 喂?是胡超家。他在——(把電話遞給丈夫)找你的。
   胡超 我是胡超,請問你——你是文化局的?什么,你們陪同一位客人來訪問?把我文章批得一屁不值的那個老專家嗎?歡迎歡迎!——不會不會,我怎么會生他的氣,可能我的文章確實還不夠火候——請問他來做什么?——他什么時候來?什么,車子快到我家了。好的,好的!我們肯定會接待好(掛機)。
   老馬 (敏感地)文化局來的電話?
   胡超 說那老專家要來我家訪問。
   胡妻 (困惑地)他來做什么呢?
   老馬 也許老專家跟你切磋技藝來的哩。恭喜。小胡——兄弟,你可能要走運了!——他們快到了是吧?文化局領導陪著一起來的?不知是哪位局長?嘿嘿嘿!我先下去迎接一下。(火急火燎地下)
   胡超 (如釋重負)幸好遇上個老糊涂,總算化險為夷。
   胡妻 就你膽小如鼠。有什么好怕的。這種狗屁文章,也就老馬這種三流貨色看出好來,人家懂行的老專家一看就毛病百出!嘿嘿,也不曉得兩塊錢一斤的爛茶葉到他嘴里就成了龍井。——你看剛才那副模樣,(學老馬語調)“不知是哪位局長?嘻嘻嘻,我先下去迎接一下”。
   [門咄咄兩聲響,一位精神矍鑠的白發老專家拄著手杖上
   老專家 是胡超先生的家嗎?
   胡超是!是!老專家請進!
   胡妻咦,馬老師呢?他沒一起上來?
   老專家 我讓他們都在樓下等,不要他們陪,我可不喜歡前呼后擁呀。
   胡超 (握住老人的手)老專家,謝謝您幫我一個大忙呀!
   老專家 (爽朗地呵呵笑)這有什么可以謝的?要說謝,其實我應該謝你!
   胡超 (迷惑地)您謝我?您謝我什么?
   老專家 (慨嘆地)想不到呀,半個世紀后居然還會有人看我的書。謝謝你呀!——我就是陳默!
   胡超
   (異口同聲地)啊!???????
   胡妻
  
   完
   、

共 3807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工會組織征文,獎金豐厚,胡妻在利益的誘惑下,找來一堆舊書讓他抄,向往能夠獲獎。結果在最后關頭被一個老專家給否決了,胡超終于放下了心頭的重擔,決定以后不抄襲了,而那個專家居然登門拜訪。而這個專家就是作者本人,峰回路轉,情節曲折,人物形象設計成功,血肉豐滿。文筆流暢,內容充實,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好作品,推薦共賞,感謝賜稿,問候作者,期待精彩繼續。【編輯:飛瀑流云】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飛瀑流云        2019-12-10 18:56:07
  感謝賜稿,問候作者,期待精彩繼續。
2 樓        文友:小鯉魚的傳說        2019-12-18 20:17:04
  感謝支持清風,祝筆豐冬安,期待你的更多精彩!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捕鱼达人官方版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