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丹楓詩雨 >> 短篇 >> 影視戲曲 >> 【丹楓】踏龍扶風(戲曲劇本)

精品 【丹楓】踏龍扶風(戲曲劇本)


作者:淇奇 布衣,324.7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35發表時間:2019-12-20 21:39:50

【丹楓】踏龍扶風(戲曲劇本) 劇情背景:這出戲,是根據民間傳說改編而成。描寫清朝乾隆年間一位青年游方郎中方略,以樂善好施,懸壺濟世為天職。不畏強權,有勇有謀,與奸臣庸醫相周旋,力挽狂瀾,力排眾議,置身家性命于不顧,在乾隆皇帝的應允下,以手扶著甄妃肩腳踏在乾隆腹部上,施以按摩術中的足術給其醫治。大義凜然地給病入膏肓的清乾隆皇帝施以“足術”,而治愈其頑疾的故事。踏龍扶鳳,由此而來!
  
  
   編劇:劉本清劉慶琳
   時間:清乾隆年間
   人物:乾隆男,50歲,清朝皇帝,化名王治河。
   方略男,29歲,游方郎中,其父方韜于康熙年間晉京行醫,曾多次為雍正醫其疾,因雍正“暴亡”而受牽連,含冤入獄至死。
   丹陽女22歲,女扮男裝,原名丹妹,其父夏濤然原黃河防漕道司,三年前被誣陷入獄。
   耶那赫男,45歲,黃河防漕道司。
   喬奇男,40歲,太醫,原名耶哈里赤,耶那赫的遠房侄親。
   甄妃女,38歲,乾隆之妃,耶那赫之妹。
   耿坤男,60歲,艄公,邙山腳下黃河渡口擺渡,丹陽之義父。
   安太男,29歲,乾隆貼身帶刀侍衛
   安平男,27歲,乾隆貼身帶刀侍衛,安太之弟。
   衙皂、捕快、轎夫、侍女、刀斧手等若干
  
   第一場
   〔乾隆某年夏末,某日傍晚。
   〔邙山東黃河堤南村野。
   〔在電閃雷鳴中幕啟,暴雨、黃河、浪滔、堤岸……
   耶那赫:(內唱)自方才我接到快馬密報,
   〔手執傘驚慌上,眾衙皂跟上,
   (接唱)乾隆帝來黃河暗查堤漕。
   耶那赫三品官身任防漕道,
   怕只怕我難躲過這一遭。
   急切切把皇上四處迎找……
   慢!
   我還須巧應對用心推敲……
   衙皂甲:老爺,下著這么大雨您上哪兒去呀?
   耶那赫:上哪去?上黃河大堤!走,都去與老百姓一起加固堤防者!
   眾衙皂:是!
   耶那赫:記住!人在堤在,誓與大堤共存亡!
   眾衙皂:是!
   〔眾衙皂急下,耶那赫跟下,雨止。
   丹陽:(內唱)聽傳言乾隆帝微服私防來到河南岸,
   〔扮男裝踉蹌,疲憊上。
   (接唱)冒生死俺找他申沉冤;
   尋覓一天未曾找見,
   不知他模樣怎能找到他身邊?
   半月前方略兄代俺晉京把狀投遞,
   也不知那狀紙能否轉呈皇上御覽?
   算日程他應該今天回轉,
   但愿他傳來喜訊如期歸免出事端。
   (渾身哆嗦顫抖不停,艱難痛苦地往前挪步……
   長時間遭雨淋渾身寒顫,
   頓覺得渾身不適地轉天旋……(暈倒)
   方略:(內唱)風里來雨里去翻山越嶺,
   〔手拎傘、披藥搭上。
   (接唱)游四方苦為樂懸壺濟世醫眾生。
   眾生中結識了耿丹陽,
   她為父申沉冤周身不寧。
   我代她轉呈御狀晉京回,
   心急切步履匆匆……
   煙雨封黃河諸多不幸,
   忽聞得近處有呻吟聲……
   〔方略審視,發現地上倒著一人,上前躬身將其扶坐。
   方略哦,丹陽!她為父申冤一直女扮男裝……渾身濕漉,柔弱女子怎堪雨擊?(用手背觸丹陽腦門)她在發燒……
   〔方略取藥送入丹陽口中,
   丹陽:(唱)剎那間頓覺得腹中暖氣涌動,
   想必是遇貴人救俺回生。
   睜眼看他是個英俊男人,
   原來是方略哥治病郎中。(站起)
   方先生,你回來了,那御狀——
   方略:御狀,我轉交給當年家父在京的一位高徒,現為宮中太醫官……聽說乾隆微服私訪,已到黃河岸……
   丹陽:方先生,你說皇上能見到狀紙嗎?
   方略:皇上多半是朝著狀子來的,這是三年前,驚動朝野的一樁大案!
   丹陽:快有出頭之日了!
   方略:耶那赫會讓你揚眉吐氣嗎?他決不是等閑之輩!
   丹陽:為父申冤,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皇上微服私訪來了,我一定要找到他。
   方略:丹陽,你我都不認識皇上,往哪里找?萬一撞見耶那赫,被他認出你咋辦?你不宜輕易出面,這事由我去打聽皇上。
   丹陽:方先生,結識您,三生有幸!
   方略:誰都會遇到一時過不去的坎……
   〔方略將手中傘遞給丹陽,丹陽遲疑不接。
   丹陽:先生,您……
   方略:回家吧,你這身體可千萬不能再被雨淋了……
   丹陽:先生,已近傍晚,不如就落腳到俺家吧。
   方略:丹陽,天色還早,半個多月前我醫治的兩位病人,不知現在好了沒好,我得去看看他們。(欲下)
   丹陽:方先生,請您明天抽空來俺家一趟吧,義父他老人家有要事與您相商!
   方略:我也早該去看望他老人家了?
   丹陽:先生……明天上午務必到!
   方略:一定到,明天見!
   [丹陽目送方略下。
   [切光,幕落。
  
   第二場
   〔接前場,翌日上午。
   〔邙山腳下,黃河渡口,茅屋一側,船隨其水漲高出堤岸,其船艙略低于屋,自然組合成沒有圍墻的院,院中置有桌凳。
   〔期盼的音樂聲中幕啟,丹陽著女裝將傘掛在墻上,整理桌凳。
   丹陽:(唱)昨傍晚約方略早早來到,
   俺夜里懷抱其傘想個通宵。
   想他這個人啊想他的好,
   想他幫俺申父冤冒風險不辭辛勞。
   只身晉京送御狀沒少周旋,
   歸來后不歇腳惦念病人又去治療。
   他德醫雙馨熱腸古道,
   他是好人撩我心桃。
   芳心動情竇開思緒難抑,
   這一次我一定當面把心掏。
   讓他知曉開心竅,
   雙手相牽定終身鳳友鸞交……
   耿坤:(腰系圍裙上,見狀)丹陽,你是瘋了不成?怎么換上了女裝……
   丹陽:爹,俺沒瘋……
   耿坤:你暴露真身,萬一走露了風聲,被耶那赫……
   丹陽:爹,您老不是天天想見方略大哥嗎?
   耿坤:萬一耶那赫來了咋辦?
   丹陽:天天怕,今天不怕了!
   耿坤:你不怕爹怕,你要懂得保護自己,你雖不是爹親生,可爹不能沒有你呀……
   丹陽:爹,女兒知道。女兒如今二十二春,著男裝就能保護好俺嗎?
   耿坤:爹就是為了保護女兒,才請方略先生來咱家一趟,丹陽!
   (唱)三年前你生父慘遭耶那赫誣陷,
   他本是好官兩袖清風公正潔廉。
   卻被耶那赫彈劾為貪污巨款,
   抄家時挖地三尺未見銀錢。
   你母親不堪其冤頭撞墻壁鮮血四濺,
   丹陽你被追拿逃命到邙山……
   丹陽:(接唱)走投無路上懸崖,
   跌入黃河難生還……
   是老伯潛入河中暗地里把俺救上岸,
   從此后改丹妹為丹陽女扮男。
   咱父女相依為命苦作伴,
   三年來無微關懷記心間。
   今日女兒容裝換,
   望爹爹能理解俺心中苦甜……
   耿坤:爹理解……丹陽,方略先生多次來咱家為我看病,彼此認識了。那他家中有沒有妻兒老小可從未問過,你知道不?
   丹陽:不知道。爹,俺以往找他不是為請他給你治病,就是為家父申冤之事,可從來沒問及他的家事。爹,過一會他來了請問上一問。
   耿坤:還真需要問上一問,不然放心不下,確實可靠了,您倆好攜起手來為你生父申冤報仇!
   丹陽:爹,知女者莫如父!
   〔方略身披藥搭手拎禮物上。
   丹陽:爹,方先生他來啦!
   耿坤:哎呀呀,方先生,你來啦!
   方略:大伯,這是晚輩孝敬您老的,請笑納!
   丹陽:多謝先生!(接過禮物)
   耿坤:你還愣啥?快給先生泡茶去!
   丹陽:噯……(下)
   耿坤:先生,請坐請坐!
   方略:大伯,請坐!(二人落座)
   耿坤:先生,你醫道高明,待病人如親人,特別又為丹陽生父之事,冒著危險,只身晉京,實實令老夫感動!
   方略:大伯,您老言重了,這是晚輩應該的……
   〔丹陽提茶壺、茶碗暗上。
   耿坤:先生祖籍哪里?
   方略:伏牛山老界嶺。
   耿坤:噢——不知先生府上還有何人吶?
   方略:大伯,晚輩家逢不幸!
   耿坤:不說也罷……
   方略:既然問之,晚輩豈有不言之理?大伯!
   (唱)家父于康熙年間里,
   在晉京一帶是名醫。
   雍正帝執朝綱主政社稷,
   他曾多次治療其疾。
   雍正帝暴病死,
   留下團團霧謎。
   家父他被懷疑黃河水難洗,
   慘死獄中蒙冤奇。
   我隨母親回山里,
   三歲學認藥名字;
   五歲開始習醫技,
   七歲能切脈斷病把方批。
   中醫博大精深無邊際,
   涉入進去不知回頭愈癡迷。
   秉承父母遺志,
   不把醫術精修通癡志不移……
   耿坤:你家母親她老人家健在?
   方略:母親她在我十五歲那年,為山里人治病中,不慎受其感染,她撇下我撒手而去……從此我孑身一人,成了游方朗中。聽說黃河泛濫,兩岸鄉里多疫情,就來到這里……
   耿坤:先生,不愧為中醫世家、名門之秀。
   方略:不敢,不敢
   耿坤:先生,你有恩于我家女兒,女兒她有情于你,你看如何?
   方略:這個——不敢不敢……
   耿坤:為何不敢吶?
   方略:大伯,晚輩快三十歲的人了,而丹陽正值豆蔻年華……
   丹陽:(上前、置茶碗、執壺倒茶端起)先生,請用茶!
   方略:(接茶碗)多謝了……
   〔方略將碗置于桌,耿坤將丹陽拉至一邊
   耿坤:丹陽,你剛才都聽見了吧!
   丹陽:爹,都聽見了!
   耿坤:丹陽,義父年邁體弱,以防不測想招方略為婿,落腳到咱家……終身大事,你自己做主。(轉向方略)方先生,我去屋里下廚,失陪了,失陪了。(下)
   丹陽:先生,(端起茶碗)你請用茶。
   方略:丹陽,你用茶!(二人相互敬讓)
   〔茶濺出碗溢在丹陽手上。
   丹陽:哎喲——(疼的甩手)
   方略:不要緊吧?快,讓我看看!
   〔方略抓住了丹陽的手。
   丹陽:(深情地)方略哥……
   方略:(急松手)失禮失禮……
   丹陽:您作為看病先生,豈會有失禮之處;作為大哥對丹陽會失禮嗎?
   方略:是、是、是呀!(旁白)我行醫這么多年,面對不少的妙齡女郎從未曾有過這樣的舉止無措……
   丹陽:方先生,你行醫這么多年,就沒遇到過一個意中人嗎?
   方略:說沒有那是謊話,都不曾多想……
   丹陽:應該多想呀!
   方略:快三十歲的人了,游方郎中飄乎不定,算啦……
   丹陽:男大十歲同齡人。方大哥,您這中醫世家,醫道精湛,視病人如親人,如今有位比你小六七歲的姑娘愿意嫁給你,配得上嗎?
   方略:取笑了,取笑了。
   丹陽:方略哥!
   方略:哦——
   丹陽:俺……(羞怯)
   (旁唱)心兒跳面兒懆話兒沖喉又下咽,
   直言相告托終身俺黃花女作了難……
   方略:(旁唱)見丹陽情綿綿紅云浮面,
   意切切蒸騰我大齡兒男……
   丹陽:(旁唱)剎時間只覺得心蕾怒綻,
   血兒涌魂兒飄飄飄欲仙……
   方略:(旁唱)頃刻間神魂顛倒欲上前把她手兒挽,
   莫錯過好姻緣良機就在眼前!
   丹陽:(深情地)大哥……
   方略:(深情地)丹妹……
   [二人摯情地雙手相握、凝視。少頃,方略頓覺不妥,抽出其手……
   丹陽:大哥,你?
   方略:丹陽……你著女裝是我妹!著男裝是我兄弟……
   丹陽:你嫌棄俺?
   方略:看你說的啥話?不是時候,世道險惡,少有不慎,會遭不測!
   丹陽:遭什么不測?是怕俺連累了你不成!
   方略:不!不!怕連累,我會幫你修改狀子?怕連累,我會只身晉京?你想一想,耶那赫是皇親國威,皇上未必會全信咱的;況且耶那赫又陰險奸詐……孰輕孰重要掂量。一旦暴露出你這女兒身,不僅姻緣難圓,反而會遭致滅頂之災……
   丹陽:你后怕了?都怨我不該……
   方略:你誤會了,小不忍則亂大謀。哥與你肝膽相照,生死與共、愿結金蘭,你父就是我父,重任在肩,為父申冤!
   丹陽:大哥,請受小妹一拜!
   方略:咱兄妹同拜,結金蘭!
   〔二人拜天拜地,摯情地雙手相握依偎。耿坤復上,見狀。
   耿坤:(喜悅地)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今天事準成。有請門婿兒,進屋入席!
   丹陽:爹,他不是你門婿兒,他還是我哥。俺倆義結金蘭,同生死共命運,為家父申冤!
   耿坤:這是當務之急,好,好!
   方略:爹,請!
   〔方略、丹陽攙扶耿坤下
   乾隆:(內唱)前些天朕去后宮將太后看望,
   〔著商賈裝上,二便衣侍衛跟上。
   (接唱)太后她讓御醫呈給朕一訴狀;
   狀告耶那赫欺瞞皇上,
   陷害忠良、竊取要位、挪用銀兩、不修河防……
   太后說此人在與皇權較量,
   借其妹是甄妃甚為囂張……
   切不可掉以輕心置若聞罔,
   朕務必嚴正以待暗查端詳……
   時逢那黃河汛期洪水猛漲,
   天災人禍一起上讓我忙上加忙。
   日夜兼程風雨無阻穿越清紗帳,

共 17818 字 5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該局描寫清朝乾隆年間一位青年游方郎中方略,以樂善好施,懸壺濟世為天職。不畏強權,有勇有謀,與奸臣庸醫相周旋,力挽狂瀾,力排眾議,置身家性命于不顧,大義凜然地給病入膏肓的清乾隆皇帝施以“足術”,而治愈其頑疾的故事。方略名醫之后,其父方韜于康熙年間晉京行醫,曾多次為雍正醫其疾,因雍正“暴亡”而受牽連,含冤入獄至死。父罹難后,母親為躲避官府的追殺,帶著年歲尚幼的方略逃到伏牛山老界嶺隱居下來。母親含辛茹苦邊撫養教育方略,邊為鄉民診治疾病,不幸在方略十五歲那年,在給鄉民治療惡疾時被感染而用藥枉效撒手人寰。方略自此成了孤兒,他靠母親手把手所教的醫術和父親遺留下的驗方醫療手札,就在鄉間行醫。方略長大成人后,為豐富閱歷,增強醫療本領,精研醫術深奧精髓,就四處邊游醫邊尋名醫拜師求藝。一天,他來到邙山腳下黃河岸邊要乘船渡河時,碰到艄公父子倆人,見老艄公耿坤患有嚴重疾病就細心給以診治,從此與之相結識,也從此陷入了重重的矛盾糾紛中。丹陽的父親夏濤然為人剛正不阿,為官清廉,勵精圖治黃河漕道,卻慘遭耶那赫陰謀誣陷而身陷囹圄,丹陽為報殺母陷害父入牢獄之仇,從此隱姓埋名女扮男裝四處告狀。遇追兵跳崖被艄公耿坤搭救,兩人以父女相偎以命,丹陽遇到方略,兩人一見如故,方略的義舉,感動了丹陽,遂激蕩產生出愛慕戀愛之情。乾隆皇帝看到丹陽狀告耶那赫陰謀陷害她父逼死母親罪狀的狀子,不顧身體有癢,依然微服私訪。不料,在巡訪途中不勝勞累而使病情加重,甄妃見乾隆帝病情嚴重,堂而皇之的助紂為虐,致使乾隆皇帝被耶那赫軟禁。而此中陰謀早已被皇帝看穿,并派貼身侍衛安平暗中保護方略。方略以治病救人為天職,再次進入皇宮為乾隆帝治病。并在安平、安太的暗中協助下,在乾隆帝的應允下,以手扶著甄妃肩腳踏在乾隆腹部上,施以按摩術中的足術給其醫治。在施醫的過程中,乾隆帝因腹部疼痛而昏睡過去,就在方略和丹陽將要被行刑時,皇帝悠悠醒來,從刀口下救出兩人,兩家的沉冤也得以昭雪,踏龍扶鳳,由此而來!全劇取材獨特,大氣恢弘,人物栩栩如生,描寫生動傳神,令人敬仰!力推欣賞!【編輯:夢鎖孤音】【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F201912260005】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19-12-20 21:42:47
  全劇取材獨特,大氣恢弘,人物栩栩如生,描寫生動傳神,令人敬仰!為你的佳作點贊,敬佩文思泉涌!
夢鎖孤音
2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19-12-26 19:21:30
  恭喜老師佳作終獲精品!期待精彩繼續!
夢鎖孤音
回復2 樓        文友:淇奇        2019-12-27 06:24:17
  由衷感謝,老師力推!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捕鱼达人官方版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