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柳岸花明 >> 短篇 >> 傳奇小說 >> 【柳岸】舊夢別離(小說)

精品 【柳岸】舊夢別離(小說)


作者:甲申之變 進士,6307.5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646發表時間:2019-12-21 09:59:15

他或多或少記得這樣的一幅畫面。
   那是金色的秋意,很濃,草木依著烈風而長。被風卷起的泥沙,依附在曾小乙的臉上。他使勁地用臟手揉,繼續抹,使得一團黧黑的色彩圖案掛在夕陽下,映照出一幅青春的浮世繪。他是少年的模樣,他是一個長著野草般蓬松長發的少年。黃昏浮動的光暈隨風恣意,他脫去衣服一路向著西邊的方向奔跑,肌體在夕陽下映照出金色的萬丈光芒。此刻,他又被嗚嗚咽咽的風聲鎖住,徐行之間,水草漫漶,天邊形成一道熾熱的虛懸的墻。興許,在四周會生長出一聲聲曠蕩的回聲,呼喊著,又反復繚繞著飄過。在那山谷,那攀著樹枝而上的天空的痕跡,有青鳥飛過,似乎很暖色調的故事不斷出現。沿著彩云邊上模糊的高山曲線,曾小乙不禁用手微微遮擋眼頰下的視線,對著夕陽漸漸隱去的昏黃,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他聽到天邊的水鴨飛過的清脆嘎聲。在水邊泛出透明的光,一瞬間就消歿過去。曾小乙靠過頭去,對著夕陽下露出瘦干的影子,俯下身去,對著弓彎的山脊的角度,順著就往下扎去。那條河上的飛影還是在風中飛舞,水珠子濺起的靈氣,從一而終,撲騰閃爍。倏然之間,水汽彌漫,立刻就蓋過炊煙、山莊、學校……乃至象牙山下的久違的故事。
   那還是十五歲的頑劣卻不失剛毅的少年在做夢,一個少年的長頭發在空中旋舞的熱忱舊夢,飄落的碎片,翻過的鐵屋子柵欄,隔著書聲一躍而過就翻到操場上的黃金時代。曾小乙說,漸漸清晰了,那一九八五年,剛學會在農村學會搖滾的年紀,和風剪切著奔跑,狗尾巴草和青蒿都成了可以名狀的音符,真是太動人的旋律了。
   當然,他會去學校打著鈴鐺,唯一的像個樂器的金屬物,敲起來一陣清脆,這就樣的,可能才激起曾小乙內心不羈的靈魂,永遠是美好的。不過,在外人看來,那是一個不可多得能增加笑料的瘋子。《甜蜜的歌兒》是老三屆歡喜傳唱的音律,然而總有人厭嫌,曾小乙更是不感冒。他們說曾小乙怎么怎么叛逆,外表的寸頭是個過去,如今的長頭發簡直是邋遢透頂。曾小乙也不記得自己留寸頭是在哪個猴年馬月,就記得象牙山里記述的舊歷是長發盤簪的婦女給小孩子講先祖躲避秦末戰亂的歷史。曾小乙說秦朝太久遠了,先祖是個黔首小民,亦或是庸碌販夫,都可能沒史料價值。然而,曾小乙的手中反復晃蕩的青春,似乎又從指尖晃蕩的鈴鐺聲撕裂,那一段撕裂聲中漸漸結束的年華,一半是躁動,一半是寧靜。
   曾小乙被追著毆打的舉止,是其語文教員默許的。曾小乙說,那個叫曾郁文的語文教員曾把“郁郁乎文哉,吾從周”的教訓當做封建糟粕,沒想到又成了教育曾小乙的常用手段。曾小乙被拖到操場的旮旯處,剛被拉拽著站起來,又被擠在一條虬曲的走廊處,緊接著,曾郁文拿起剪刀,金屬的光芒在微微的日光中印出一道明媚的折線,一綹綹長發簌簌而落,像風摩擦著秋葉沙沙響。
   曾小乙泣不成聲,臉上掛了彩的印記很深。他輕抬著頭,瞳孔旁印出腥紅血絲,對著一眾歡樂的背影露出憎惡的兇光。
   秋聲,伴隨著銅色鈴鐺在夕陽下斷裂的悲鳴,夜幕漸落。一聲沉重的掛念在篝火中游蕩,曾小乙疲憊地圪蹴在象牙山村的熟悉的河口,扎下猛子,水花濺出布谷鳥的孤獨聲,魚翔淺底。曾小乙把頭露出水面,晚風飲著短發上的水珠,涼颼颼,仿佛將夜的記憶植在水中央。曾小乙沉沉地劃了下水,用身子側游到岸。只見那波光沉沉的浪對著黑色的寂靜,露出偌大的恐懼來。他凄慘地叫了一聲,上岸就在山口瘋跑。
   他醒來,說愛著的故事就是重金屬音樂,但已經死了。曾小乙的第一次認知音樂,居然會是長頭發的詩人擺著鈴鐺,像個招魂人一樣在夜空下彳亍又彷徨,然后背著月夜的尸體落寞地瘋癲。哦,鈴鐺是自己砸碎的,其實父親也想砸碎它,那個叫曾郁文的老師也想砸碎它。那個誰都覺得自己是個瘋子的學校,任何人似乎都覺得曾小乙的內心寄居著一只猛虎,卻總不會去嗅薔薇罷了。等著那個破鈴鐺成了自己殘破的過去,誰又都說曾小乙成熟了。
   畢竟,修完初中,曾小乙便爬上象牙山村中最矮的山包,呼喊著,揚言自己要走出縣城,成為最成功的擺渡人。嗯,這個不被人寄予期望的頑強少年,才十五歲,失去了學習的機會。他不認賬一種可笑的邏輯,即學習是自己最能抓得住自己命運的音符,就像落下窠臼的燕子,始終飛不出一塊屋檐,一座廢墟。縱使最真實的宣泄是一朵芬芳的恩典,宛若曇花一現的夜晚被短暫割斷,一旦醒來,描摹情感的晦暗故事,只是一個人追著影子奔跑罷了。旁人又嗤笑不已,說曾小乙還在風中對著夕陽逆風撒尿,是個十足的痞子,百分百的頑主。他聽了,也樂呵呵地笑了,引得笑他的人都一起笑了。布谷鳥的遲緩的太息聲,也影子殷紅的山頭,發出咯咯咯的嗚咽聲。
  
   一
   那年夏天,蟬躁蜩螗,人心疲憊。做工的人在荒地,汗背心濕漉漉,誰人都饑餓交困,沁出一身毫無目的又庸庸碌碌的匆忙。
   隔年的七月,曾小乙就去縣城打工。他在自行車廠里面整修配件。他常木訥地做工、問師傅,甚至低三下四地在嘲笑中問廠長各種問題。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會有偷轱轆的青年尾隨在廠子四周,專門卸掉鐵鏈和鐵條。估計賣點錢,大抵能抵個一天生計。料定此事常有證據,廠子里的領導便常讓門衛蹲點,口里含著哨子,并四處扯嗓瘋吼。當某一天門衛被車間主任批駁地體無完膚的時候,相互告發的現象似乎又出現了。
   “誰讓小偷進來的!”廠子里的主管的煙嗓很粗糲,宛如夾雜了一噸的沙子,“門衛老張被開除之前,還倒出一個內幕。”
   四下是一個車間的人,被召集在廠子后屋。曾小乙跟在最后排,然后又被拽到第一列。他個子很拔高,顯眼,卻又過分地怯懦起來。任何人都未曾說過一句話,曾小乙也順著不說話,只用手摳著臟兮兮的工服上早已掉色的紐扣,反復玩味,頭也不敢抬。
   “車轱轆被偷呢?除此之外,過了幾天,發現車上的金屬外罩,只要是能倒賣的玩什,也悉數盜了去!”主管頓了頓,繼而用左手支頤,之后又停下這個動作,繼而在手肘邊,靠著耳朵的邊角,掏出一根半次品的煙。他想抽一段,略抬一眼,卻又放下手。最后,他只憤然地把煙朝著地面扔去,還順腳在原地反復摩擦,簡直能滋出一團泛起泥灰的火星子來。
   車間主管的嘴里嚼著硬物,發出脆骨斷裂的聲響。他警告各位,要有個答復。別人沒有報案的權力,但是內鬼他敲定是其中一人,為了保險起見,并有個臺階,希望自省檢討或揭發,并寬宥處理。那么,貌似很微妙的地方總能卷起幾顆沙子來,哪怕幾個相處很好的工友,在面對主管那雙直勾勾盯著自己的狼眼,也各懷鬼胎了。
   空氣是晦暗的,解散以后,宿舍里面到處是輾轉反側的聲音。曾小乙也沒睡著,他先前想著不讀書就賺錢的夢想終于沒能成為現實,到頭來成為一個沒有夢想的涸轍之鮒,始終沒多大出息。倒是一年不到的做工,粗粗算下,脊背發涼的感覺總能纏繞于身。在這里,夜半三更的丑陋沒少光顧。
   “曾小乙!你干嘛?”陳六二翻起身,輕語。他看著下鋪的曾小乙正包裹一件外衣就往外道走去,手里還掏著一個手電筒。
   陳六二據說是曾小乙的工友,一起追過歌星,一起談過遠方城市里的各種美女。在宿舍里邊,算是能說上話的唯一的同齡人。對啊,他告訴自己也只有十六歲,那個需要裝飾天才的十六歲的少年。可是,他們的共同點也只有十六歲。
   夜半,風起高能卷起飛沙。夏夜也分外寒涼,能間接地聽出幾聲不那么清亮的斷斷續續的促織的叫聲,仿佛籠罩著些許的不安來。此間,廠子的宿舍后院僅有的廢舊之地,布滿了一角的鐵片和絲網,如同頹喪的廢墟和廢墟下放浪形骸的人擠壓在一起。它們被風吹拂,印著殘缺的月光,影子婆娑卻驚懼,在一瞬間成為不可名狀的被膨脹開去的哥斯拉。
   陳六二跟了出去,腳步很輕,但能聽得腳底下碎裂的石頭燃燒的聲音。
   大地上,殘缺的孤寂,聯想出妖嬈的美。他是曾小乙,他沉默不語地靜靜站立在被月光照耀的光圈內,順從地張開雙臂,口中不停地念叨著一些和名字相關的短句。陳六二把手扶在宿舍的邊角石塊上,借此倚住自己。他本以為曾小乙會拿著手電去尋找真相,那么小偷現出原形是一件莫大的光榮。然而,曾小乙只是張舞著像夜游神一樣的乖張舉止略略勾不起陳六二的好奇漣漪,再注意下去,陳六二也發覺不了什么,倒覺得自己更像是神經病。
   誰都這么認為,包括曾小乙自己就覺得,廠子里不安分的天才幾乎沒有,哪怕是梁上君子,在這幾天也不太會出現。因為,晚上接到當地警方的報道,幾名專偷車轱轆的小偷已經待在派出所里面連夜候審了。
   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氣,在一間漆味雜糅的車房內,曾小乙的手上、臉上都沾滿了黢黑的顏色,只有那一剎那的笑容,才顯出白色的牙齒下的燦爛與天真。
   當時,曾小乙要唱歌。所有人都阻止了他想表達喜悅的想法,因為曾小乙來工廠的第一天就唱過歌,很難聽。包括陳六二這個死黨,也勸慰他擁抱夢想,但不可能去跟隨一口一口含糊不清的說辭,為著那搖滾的唱腔而做一個頹廢的人。記得是哪個時候,曾小乙自詡學過哲學,言論很精辟,要么是瘋癲不堪卻學之鑿鑿的天才會蓬頭垢面,那只是面對世俗而顯出悲痛、悲憫之情;要么只是像普通人一樣茍且一生,但也快樂得像個詩人、哲學家一樣;要么,只是永遠修車。他們說,他們很熱衷選擇最后一種。曾小乙怎么折騰也是最后一種。
   后來,車間主任也來視察工作,邊抽煙,邊罵人,邊視察工作。當然,也把人叫去辦公室口誅筆伐,然后又叫人滾回去安分守己。
   “曾小乙,鑒于您的優秀表現。廠子里專門開會,請求您當日另擇良木,擇主而棲。”從今天起,車間主任也開始說上一句好話。但似乎是變本加厲的最后的好話,比冬天還冷冰冰的夏天的土壤里長出的好話,鐵樹在硬塊里面不止開花,還刮花了天空中值得銘記的幻想。那么好聽而溫暖的詩句,曾小乙從一開始便是料定不詳的陰云在籠罩著他,但不敢想象自己會在這一天計算著自己不可捉摸的將來,哪怕是一個時辰。他想問為什么,但支吾不言,內心擠著黑桃核,卡住,沉沉地窒息。
   “為……為什么。”曾小乙的手在顫抖,一手藏于背,另一只手反復抓住衣角不住地篩糠。他還是在意工作,更何況不知緣由地丟掉飯碗。
   茶水冒著熱氣,主管不緊不慢地抬起搪瓷茶杯,吹一口,然后用余光斜視著他,沒有一點表情。空氣是凝塞的。
   有時候,世界多么無關緊要,對于一個表面上把自己梳妝打扮成一個頑強少年的行者來說,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是一個常態。就如同在象牙山下,一個人會對著一朵花唱歌,一個人也會裝扮成道士或者驅魔人一樣搖鈴鐺掛念搖滾的念想。可惜,夢醒時分,鏡子上的裂痕比水面上的開縫更難愈合。曾小乙背著幾件換洗的衣服,空囊、輕步履,慢慢地繞著自行車廠一圈,迎著嘈雜的碎裂的風聲,轉眼就忘卻了那些人毫無生氣的目光。
   大概也有幾個人被迫離開了自行車廠,有老的,也有少的,有殘疾證的幫工在廠子門口鬧罷工,喧聲不斷,還有一車的保衛在驅趕。曾小乙疾步過去,卻被自己虬曲的腳步絆了,他倒在一伙人的哄笑當中,轉而把面朝上,仰望著天空,一綹清淚從眼頰漫不經心地滑落,潤濕了剛被夏天燙傷的地平線。
   這已經很晚的時分,誰都很忙,除了曾小乙。
   “小乙,你要去哪里?”路邊攤旁,陳六二拉住曾小乙的衣襟,要他一起去餐館吃個飯。
   曾小乙第一次學喝酒,一喝就喝得酩酊大醉。
   “六啊,你何去何從呢?”曾小乙笑得熏熏然,胡言亂語。
   “我……我還留在廠子里。”陳六二很簡潔而無奈地說。
   兩人再也不說話,只剩下曾小乙咕嚕不斷的低吟。他有些不明,為什么自己是被裁員的那一位,自己從一開始就沒學到手藝,還是本就是一場荒誕。尤其是一個孤獨的夜晚,每每有小偷去廠子里偷車轱轆的時候,自己就會聽到一聲聲聒噪得像狗一樣的狺狺爭吵。
   曾小乙再次抬起頭,抄起啤酒往自己鼻子里灌酒泡沫。他嗆了兩聲,眼前飄渺,順勢地踉蹌,卻無力支撐自己羸弱的身軀。但他的力氣依舊使勁在那只拿瓶子的手上,只一個轉眼,就把碎玻璃落在陳六二的腦袋上。
   夜降落了,月光蹣跚,人又開始煩躁。縣城的夜光也不寂寥,一群人聚集在一個角落看熱鬧,閑言不斷。無聊的人又換了一撥,就剩下陳六二捂住頭皮來回翻滾,痛苦哀嚎。
   大概就是有一縷清風能拂去疲憊,曾經孤獨地走到一塊貧瘠的無人區的人還在城市里,繼續保持著情操孤芳自賞。天邊,那忽然就暗黑的靈魂,若是沒有閃爍的路燈,一眼望去,皆是苦海。
   我曾經問個不休
   你何時跟我走
   可你卻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
   曾小乙在唱崔健的歌,不顧他人,就一直哀聲地哭唱到夜色寥落。
  

共 16557 字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小說《舊夢別離》以洋洋灑灑,一萬六千多字,分了六個小節,向讀者講述了一位十五歲少年的成長故事。這個長著野草般蓬松長發的少年名叫曾小乙,他不認為學習是人們最能抓得住自己命運的音符,因而在十五歲的時候,就失去了學習的機會。旁人說他是個十足的痞子,百分百的頑主。曾小乙勇敢地走出家門,去縣城打工,在自行車廠里面整修配件,可是他先前想著不讀書就賺錢的夢想最終沒能成為現實,被辭退離開了工廠,還用啤酒瓶砸破了一位名叫陳六二的人的腦袋,成為了當地的反面教材,回到家鄉后又被父親趕出了村莊。他開始孤苦伶仃地漂泊,在廣州打了幾年工后成了家。等兒子出生時,生活依然艱苦,還擠在一個五十平米的房子里,妻子說要換個活法,就與他離婚了。三十年后,曾小乙當上了車間主任。當聽到醫院里有一位沒有被家人探望過的小女孩痛苦無助時,他毫無猶豫地捐助了三萬元,那個年代的三萬元自然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廠子里組織一場“下鄉捐書”的活動,他趁此機會回到家鄉做公益事業,向自己的母校捐書,這才發現父親與自己早已失散多年了。這篇小說以懷舊為主題,故事情節豐富,所寫年度跨度較大,先用第三人稱的寫法,濃厚的筆墨回憶了三十多年的生活軌跡,塑造了曾小乙這個十五歲少年的豐滿形象,活靈活現中講述了普通打工者人生中遇到的挫折和一個一個的苦難,再現了背井離鄉生活的酸甜苦辣、不易與無奈,很多時候只能把痛苦的眼淚灑向濕漉漉的雨水中。而少小離家老大回,這番感覺又是那么令人五味雜陳,感慨萬千。第三小節開始,筆鋒一轉,開始用第一人稱書寫,介紹了自己,說“我”叫曾小乙,上面講述的人就是我自己,我終于變成了一位走進中年危機的中年人了,此時的我依然有好多夢想,以及對人生的好多體驗和感悟,并且在款款回憶中繼續道來……小說故事性強,題材貼近現實生活,用墨樸實細膩,注重氣氛細節,文字循序漸進,敘述中筆法流暢,人物形象生動,故事描寫前后呼應,情感深沉。尤其是心理描寫很到位,寓意深刻,令人備受感染,心潮起伏,產生共鳴。問候作者!推薦文友共賞。【編輯:安平靜好君】【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2210007】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安平靜好君        2019-12-21 10:05:45
  拜讀佳作,問候老師!首先歡迎您投稿柳岸!
回復1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9-12-21 17:30:43
  問好安平君,祝冬至安康,暖日常伴
2 樓        文友:安平靜好君        2019-12-21 10:08:25
  老師才華橫溢,筆意灑脫,小說寫得惟妙惟肖,讓人大開眼界,學習點贊!
回復2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9-12-21 17:32:01
  這夸贊,真是極好的。哈哈哈,謝謝啦
3 樓        文友:安平靜好君        2019-12-21 10:09:50
  期待再次投稿柳岸,祝愿您寫作快樂,佳作連連!周末快樂哈!
4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19-12-21 11:07:52
  一篇真實的人物傳記,一段尋夢之旅,生活和夢到底是怎樣的關系,我們從中看到了什么,這些都在精美的文筆下徐徐展開,人物形象鮮明動感,畫面和故事是小說的主題,相當豐滿。好小說,贊一個。
回復4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9-12-21 17:33:59
  問好懷才君,久違了的柳岸,謝謝。一次別離,機車嗡嗡,而歲月爛柯,鶴歸化表之間,似乎都老了,像夢一樣
5 樓        文友:柳岸編輯部        2019-12-21 11:42:54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審核組申報!
6 樓        文友:劉柳琴        2019-12-21 17:33:51
  欣賞甲申老師佳作,為佳作點贊!
劉柳琴,邯鄲市作家協會會員。自幼喜愛文學,筆耕不輟,全國第二屆職工文學創作班學員。2012年榮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網站發表作品近百萬字。
回復6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9-12-21 17:34:45
  問好劉社,冬日安好~~~
7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19-12-21 17:36:03
  老的夢,拿來暖一下無夢的心,也生動起來,問候甲申先生。
8 樓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9-12-22 20:11:41
  甲申發小說了,抽空一定讀讀
云煙深處懶讀書
回復8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9-12-23 21:07:58
  謝謝老哥一直關注,很暖心。冬至祝福,瑤柱筆豐,哈哈哈
共 8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捕鱼达人官方版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