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曉荷·人世間】與麥子有關(散文)

編輯推薦 【曉荷·人世間】與麥子有關(散文)


作者:趙文煥 白丁,27.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317發表時間:2019-12-22 09:48:44


   導語:麥子世代被農人視為命根子,農人對麥子喜愛和重視的程度絲毫不亞于子女。可以毫不夸張地說,農人的命是靠麥子支撐的,守護麥子,是農人應盡的天職,他們與麥子相依相息彼此給予。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經久不息。
  
   一
   那真是一件悲涼沒頂的事。
   就是這件事,決定了他一生的生命走向。
   許久以來,他將這道暗傷掩藏在最深的角落,不見陽光,不經風露,任歲月的青苔覆蓋。以為這樣,有一天,傷口會隨著時光淡去。
  
   二
   事情還要追溯到三十多年前的1983年,那一年的初夏,他正在參加一年一度的高考預選考試,眼看只剩下最后一門課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意外發生了!
   他被徑直闖進考場的二大爺疾風火燎的招回了家,二大爺當時只告訴他,家里出事了。他當時還很不滿意地在心里犯嘀咕:“什么大不了的事,等不到我考完這門課”。可事實上,事態遠遠比他預想的要嚴重很多,當他隨著二大爺慌慌張張地趕往醫院的搶救室時,面對的竟然是爹和哥兩具冰冷的尸體。他一下給嚇蒙了,呆在那兒腦子里一片空白,半晌沒回過神來,后來還是二大爺將他拽出了搶救室。
   走出醫院時,他只感覺滿目是世界的凌亂,腦子里更是混亂不堪,他已完全被巨大的悲傷給震懾住了,一時竟忘記了哭泣。
   爹和哥是趕往那個叫走馬嶺的山莊,因淘窖而發生事故的,走馬嶺山莊是曾祖父早些年為了防止遭饑荒,而開辟的有三、四十畝地的小型農莊。跟他們現今居住的金峪屯有20余里之遙,應做務起莊稼來相對遙遠,在當地也俗稱“吊莊”,因為當地人也有把遙遠稱作“遠吊”之一說。
   從祖父,以至于父親的大半生都是在走馬嶺山莊度過的,只是近幾年國家對野河山區出臺了一條新政:“山川聯營”。已經部分實行移民搬遷,尤其是去年生產隊將土地劃分給每家每戶后,父母才放棄了在走馬嶺的長期定居,回到了金峪屯,只在收種兩季才光顧那里,一旦收種完畢,便匆匆離開走馬嶺,因此,人們便形象地把走馬嶺比作他家的“跑莊”。
   眼見山外的麥子已經變色泛黃。山里的麥子也已進入了最后的成熟期,趕在夏收前去山莊做一番準備工作是必不可少的,而在所有準備工作中,改善飲水設施是后勤保障工作中的重要一環。為此,爹和哥首先著手清理(用做)蓄水之源的水窖。當地人把這道工序俗稱淘窖,就是將跌落在窖內的雜物連同陳年腐水污泥清除出去,而后待天下雨了,注入新的雨水,鑒于以往的經驗,去年種畢麥子父親便將窖口封堵嚴實,以防飛禽走獸枯枝敗葉跌落窖內污染水源。因為前年在清理時就曾打撈出一具老鷹的殘骸,父親封窖看似明智之舉,卻不曾料到正是這一舉措。卻奪走了父親和兄長的兩條性命。他作為讀書人,悟出釀成悲劇的根本原因,并不是象民間傳說的那樣是山莊暗藏什么玄機,也不是窖內藏有什么妖魔鬼怪,而據他分析判斷,應該是因長期封閉導致窖內空氣稀薄,父子倆在極度缺氧的環境下急于作業,窒息而亡,這才是科學合理的解釋。
   人常說,福不雙至,禍不單行!得知噩耗的母親,因極度悲傷哭嚎時一口痰堵塞住咽喉而斷氣身亡。本就不安分過日子的嫂嫂,借故離家出走,拋下年僅兩歲半的侄女,好端端的一個家,瞬間家破人亡。
   這對于他來說,無異于天塌了。連日來,他老有種塌天之恍然,吃飯咽不下,整夜里失眠,即使瞇瞪那么一會兒也盡是做惡夢,沉重的夢魘很快又將他折磨醒,沉重的災難已壓得他挺不起胸,抬不起頭。即使偶日抬頭看一下天,他看到的卻是太陽周圍老有日暈在他視野里晃動。晃耀得他一陣眩暈,差點一頭栽倒。當然,他無心探究這一奇怪的現象,它所能做到的就是很快便又深埋下頭…….
   緊隨其后的嚴峻形勢,容不得他過多的悲哀,他只有盡快收起悲傷,振作起來,全力以赴投入緊張繁忙的“三夏”戰斗。
  
   三
   1983年,這是集體解散、生產隊將土地分到每家每戶后迎來的第一個夏收,許多農戶都提早動手,摩拳擦掌,準備開鐮收割第一次屬于自家田里的麥子,氣氛顯得異常活躍、熱烈而緊張,他作為農家子弟,還是個幼童時,就跟隨大人去夏收的麥田里,先是撿拾麥穗,成為少年郎后,就開始學做一些難度較大的工序:抱麥子、打麥腰、捆麥捆,及至后來拿起鐮刀開始學著割麥子……但今年的情況與往年迥然不同,今年非但沒有任何依賴,而且第一次要面臨單槍匹馬,單打獨斗了。常人說得好,“一只把掌拍不響”,單要論割麥這道工序是攔不住他的,無非是進度上的快與慢,或者質量上的優于劣,比如麥茬割的低不低,麥收割得干不干凈,有沒有遺漏的麥子,這些都在其次,關鍵是后面的許多道工序是一人獨自難以勝任的。比如裝車拉運麥子、摞麥垛子,攤場,起場、揚場、裝麥袋子,晾曬等工序,一個人干起來就有點力不從心了。須得幾人配合協同作戰,可是上哪里找富余人員跟自己搞協作呢?夏收,作為龍口奪食的一場硬仗,每個家庭都恨不能生擒活拿幾個勞動力擴充到自家的勞動隊伍里來,個個都想變個魔術法使自己生出三頭六臂,即使平日里閑來無事者在這個時候也能派上用場,面對他的困境,鄉鄰們一概愛莫能助。面對好心的鄉親們投來的關注,同情的目光,他只有暗下決心“一定不能給自己丟臉,惹別人恥笑”。
   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他堅定一條信念:“哪怕豁出自己這條命,也要打贏夏收這場硬仗”。背地里跟自己較著一股勁兒。并用父母生前對他的諄諄教誨,不斷激勵自己,將“笨鳥先飛”應用于實踐當中,并發揮到極致。
   白天在麥田里割一整天的麥子,傍晚又突擊將割倒的麥子拉運到麥場上,一天忙活下來,村莊里的人們在吃罷晚飯后,幾乎所有人都已進入了夢鄉,他卻還要抱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利用晚上這有限的時間給自己和侄女做好明天一整天的吃食,以便下田時攜帶上,饑了、渴了就可以就地解決問題。其實農人們割一大晌的麥子,然后趕回家去,不僅僅是為了吃飯,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利用吃飯的時間借機休息一下,便于恢復體力,好繼續下一晌的戰斗。可對于他來說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他深知他一個人要濟得上好幾個人的勞動力,才能在夏收這段有限的時間內完成起碼需三四個人的工作量,任務之艱巨可想而知。一連幾日他都是吃喝在田間地頭的,此舉為他加快收割進度贏得了不少寶貴的時間。令他苦惱的是,小侄女艷艷太淘氣了,老是纏著他,使他施展不開手腳,也難怪孩子,他本該是在爺爺奶奶的陪護下在家中盡情的撒嬌的時候。可艷艷這苦命的孩子,卻要隨他這個叔叔頂著炎炎烈日,跟他在滾滾熱浪的麥田里遭受同樣的煎熬,要知道她只有兩歲多呀。每每看到艷艷那小小的身影,在自己身旁跑前跑后,他就難受得直想掉眼淚,特別是一到臨近傍晚,人常說,雞上架娘想娃,反之也是同樣的道理。白天還好辦一些,他給小侄女多買些好吃的,再買些有趣的兒童玩具,多哄哄她還能轉移艷艷的注意力,可到了晚上這些招數就失靈了,艷艷哭著喊著要爹娘。無論他怎么哄勸都不湊效,他對小侄女不可謂不愛,小侄女也不可謂不依戀她,但無論他對小侄女怎樣溺愛都不可能取代父愛和母愛,遇到艷艷哭鬧最兇的時候,他不能不停下手里的活計,無奈之下,他只能將艷艷緊緊的摟在懷里,左右搖擺,一邊不斷晃蕩抖動,一邊嘴上念念有詞:“小艷艷乖又乖,叔叔抱著樂起來。不哭不鬧惹人愛,哼著兒歌樂開懷”………。直至哭累了,才極不情愿的入睡。他抱著艷艷小小的身軀,就像棒著一顆定時炸彈般,小心翼翼地放到炕上,生怕動作幅度大了驚醒她。看著艷艷睡夢中還在抽泣的可憐相,惹得他反轉身狠狠地揩了把眼淚,又急忙奔往廚房…..
   他圪蹴在灶火旁,一邊往灶堂里添柴禾,一邊打盹兒。快要燃盡的柴禾有時掉出爐膛。燃著他的頭發,他才打個激靈,猛然清醒過來,一股難聞的焦臭氣味熏得他屏住呼吸,慌忙站立起來,急忙又投入到另一道工序之中,盡管他從未接觸過運籌學,但就在廚房這小小的操作間,卻處處彰顯運籌學的原理。剛一走進廚房,他的首道工序就是舀水和面,等他和好了面,利用醒面的這段時間,往鍋爐里添上柴禾趁著自燃澆水的時機,它兼顧著擇菜…..這么以來,幾道相互關聯的工序,就會互不干擾,齊頭并進。無形中會節省不少時間,也大大提高了做事效率。
   走到案板前揉了揉面團,他放心不下侄女,又一次潛入房間去探視,生怕艷艷有個什么閃失。這不,前些天艷艷為了夠著吃柜子上的蛋糕,一不小心將小柜子搬倒,倒下的柜子一下壓在艷艷幼小的身體上,幸虧隔壁的嬸娘聽到哭聲后及時趕過來,從柜子下拖出艷艷。當他從地里趕回來,艷艷一邊叫著“叔叔”,一邊飛跑著拱進他的懷抱里,當他看到艷艷額頭上那一塊淤青的疤痕時,一下將她攬入懷中,淚眼娑娑地哽咽著說,“叔叔再也不放艷艷一個人在家里了….”。也就是在那一刻,堅定了他要一直撫養侄女長大成人的信心。前些日子,一些街坊鄰居規勸他放棄對侄女的撫養權,理由是孩子不但會拖累他,跟著他孩子也會遭罪,不如趁早讓人抱養了去…..,他知道大家是出于一片好心,他也不是沒有動搖過,但通過今天這件事,使他明確地認識到:艷艷不能沒有他這個叔父,他也離不開侄女,叔侄倆相依為命才是最好的出路。
   瞧見艷艷酣睡十足的樣子,他的心里一下舒坦起來。他又一次翻轉身回到廚房。在爐堂前蹲下身子。勞碌了一整天,此刻累的他連睜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上下眼皮不斷在接吻、打架,呵欠連連。他多么想順勢躺下去,美美的睡上一覺啊,但看爐堂里的火苗十分歡快的舔食著鍋底,鍋里的水已發出咝咝的響動,他猛然站起身驅趕著睡意,還有兩項重要工作等著他去做。第一項是等水燒開了后。務必灌滿兩壺明天一整天所需的飲水。第二件事更為重要,必須趕在睡覺前為自己和侄女做好明日全天的吃食。在所有吃食當中,通過對比,他確認吃上油餅抗饑耐餓,且易攜帶,它就專做油炸的油餅。也盡管食用油已不多了,但他想挺過這一關再說。油餅不易消化,顯然不適合侄女食用,他就另外給侄女燉些雞蛋。再去小賣鋪買些兒童餅干和蛋糕下田時一并帶上,盡量滿足艷艷的需要。最后一塊油餅從鍋里撈出,現在只等鍋里的油涼下來后,再將它舀出鍋就萬事大吉了。就剩下這最后一道工序了,他的身體卻也支撐不住了,他挪動著身體想要趕往鍋眼門跟前,抽出還未燃盡的柴禾時,發覺雙腿像灌滿了鉛一樣邁不開步子,渾身也像散了架,他只好椅在墻壁上雙手按住墻,一點點兒挪動到灶堂前,他手上明明還執掌著從爐堂內抽出的一根木柴,但心里卻泛起了迷糊,立馬失去意識,手中的木棒自動掉落,險些砸中他的腳趾。他實在困得不行了,就在灶火旮旯里席地而臥……。當他躺下去時,感覺身體像五馬分尸般劇痛,這是他最貼切的想象了。盡管渾身疼痛難忍,但強大的睡意鋪天蓋地般向他襲來。但在尚存一絲意識時,他警告自己只許瞇瞪一小會兒,因為他還要回房里陪小侄女一起睡覺。
   一陣綿軟的觸摸將他弄醒,他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原來是小侄女在用她的小手觸摸自己的臉頰,他睡意正濃,很懊惱地本欲翻過身再睡,但艷艷撅起小嘴嘟囔著說她餓了,他極不情愿的睜開雙眼,窗戶外的太陽已經照到屋內,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睡過頭了。他即刻站起身,在抖動掉身上的柴禾時,才感覺原來酸痛異常的雙臂這會兒變得麻木起來,就好像不是長在自己身上那樣不聽使喚了。自從夏收以來,他一直慶幸自己到底還是沾了年青的光,白天勞動一天,哪怕再怎么累,只要歇息一晚上,翌日,體力馬上就會恢復…..,可今天,一覺醒來渾身困乏無力的感覺卻還沒有消褪,看來連續多日的奮戰,確實體力消耗了不少。小侄女見他邁步十分吃力的樣子,便上前來拉著他的手,用力朝前拉。就在這時,他恍然聽到從娘的屋子里傳來異樣的聲息,他側耳諦聽,分明聽到母親屋子里有動靜。這是自母親去世后不曾有的,他感到十分愕然,莫非是娘真的回來了,盡管他知道奇跡不會發生,還是按捺不住的朝娘屋里跑去。只有在他邁開步子時,才清晰地感覺到雙腿異常酸痛,他跌跌撞撞地撲進屋里,才看清是母親生前養的那只貓咪,跳上供桌貪饞啃食獻給母親的供品。一連幾日,他忙得就像旋轉的陀螺,無暇顧及其它,忘記了貓咪的存在。眼見它被餓得瘦骨嶙峋的可憐相,不由他悲從中來。他撲通一下跪倒在供桌前,撫摸著貓咪那皺巴巴的皮毛,就像見到娘親一般失聲痛哭起來。他一邊嚶嚶的哭,一邊回想著昨夜睡夢中的情景。夢境中的娘在他做飯時,好像若即若離的一直陪護在他身旁。他一邊做飯,一邊跟娘攀談著,他好久沒跟母親說話了,他好像意識到再不抓緊跟母親說,就再沒機會了,可奇怪的是。他跟母親嘮叨了許多,母親卻至始至終沒有跟他說一句話,也許是他嘮叨個沒完,惹母親煩了,后來母親便隱退進夜幕里不知去向,任他怎么喊,娘就是沒回音……

共 21761 字 5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雖然作者把這篇文字的文學體裁定義為散文,但小編仍從字里行間看到了一個命運多舛的人物形象——葛宏亮。葛宏亮在高考的最后一個科目那里遇到了人生的轉折點,他在一夕之間失去父母兄長,只能與幼小的侄女為伴。他本只有一副不甚寬厚與堅實的肩膀,卻必須挑起他和侄女艷艷瑣碎的生活以及繁重農事。在主人公侍弄麥子這一部分,作者著意于細小枝節,生動刻畫,細致描述,讓我們感受到了一個剛剛成年男孩的心酸以及那份頑強不服輸的心性,令人唏噓,讓人震撼。小編真正羨慕作者有一支極其善于描繪細節,刻畫情感的妙筆。【編輯:至簡至愛】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至簡至愛        2019-12-22 09:50:51
  感謝老師賜稿曉荷,老師辛苦了。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捕鱼达人官方版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