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二爹的葬禮(散文)

精品 【流年】二爹的葬禮(散文)


作者:王豐偉 白丁,35.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65發表時間:2019-12-22 11:43:28

一個普通的農民死后,十里八鄉幾百人頭頂白布拿著火紙留著淚自發地組織起來去為他送行。這是誰的葬禮?是我二爹的葬禮!
   一九九零年,我上初二,冬天的一個早晨,剛吃過飯,坐在教室里寫作業。突然同桌叫我說:“你父親來啦!”我有些詫異,父親怎么會突然來了?站起身,走到門外,看見父親站在那里,我趕緊迎上去,看到他一臉的嚴肅與憔悴。還沒來得及開口,父親壓低聲音,悲傷地告訴我:“你二爹昨晚去世了,明天下葬,你請個假,今天下午回去吧。”
   “什么?二爹死了,不會吧,他不是好好的嗎?怎么突然去世了呢?”我吃驚地問父親。
   “昨晚兩三點時,突然七竅出血,死了,醫生說是腦血管癌。”
   “怎么會這樣呢?”我這才想起近半年,他時不時老頭疼,有時頭疼得惡心,連路都走不動,那一陣一過,又跟正常人一樣兒。疼得厲害時,用拉車拉到鎮衛生院,醫生老說是感冒頭疼,沒想到竟然是……
   “我到街上買些煙、菜、酒等,你去上課吧,記住下午回去。”父親說完邁著沉重的步子,慢慢地推著自行車走了,完全沒有往日的雷厲風行勁兒。
   “我腦袋里亂哄哄的,不知道怎樣迷迷糊糊地回到座位上,只是坐到教室里時,同桌很奇怪的問我:“你怎么了?怎么要哭呢?”
   “我二爹死了!”說完,我的眼淚流了下來。
   一會兒上課了,腦子里總浮現出二爹的音容笑貌,課堂上老是走神,英語老師批評我說:“你以前那么專心,今天怎么老是心不在焉呢?”我也不爭辯,坐在那兒發呆。
   下午,我請好假,翻了兩座山,匆匆往家趕。
   剛進村,鄉親們告訴我說:“大閨女,你回來啦,你二爹死了。”我一聽,再也忍不住了,“哇”一聲嚎淘大哭起來。可能是太傷心了,竟一下子蹲到那里起不來了,鄉親們趕快把我扶回家。
   我哭著回到院子里,看到亂哄哄的全是人,人們忙忙碌碌的:劈柴的劈柴,擔水的擔水,洗菜的洗菜,洗碗的洗碗……院子里臨時支起兩口大鐵鍋正咕嘟咕嘟冒著熱氣,人們表情沉重,各自干著各自的活。
   進了二爹家門,看見二爹停放在堂屋的地上,旁邊是一口黑黑的棺材,我“撲通”一聲跪到地上大哭起來,邊哭邊說:“二爹,你咋死了呢,你死了,弟弟、妹妹該咋辦呢?他倆不成了孤兒了嗎?”
   我一哭不大緊,十一歲的堂弟和7歲的堂妹同時從臥室里出來拉著我一起哭,姊妹三抱在一起,哭作一團,叔叔、嬸子過來勸我們不要悲傷過度,防止哭聲太大驚動爺爺奶奶!還說爺爺這時候躺在三爹家掉淚,奶奶昨晚當場哭死過去,是三爹用銀針扎住人中才醒過來!我們三個嚇得不敢哭了!我揭開二爹臉上的蒙布,看見他的臉特別黃,像土一樣,我用手去撫摸他的臉,突然從他鼻孔里流了一些血,人們都很吃驚,說是見到親人會流鼻血,勸我趕緊蓋住,不要亂揭,她們都說我膽大,為啥不害怕?我也不知道,平時我最害怕死人,可我今天卻偏偏不知道怕。我只想再看看親愛的二爹最后一眼,最后一次再摸摸他的臉,因為明天,明天再也見不到他啦!他平時那么親我,總是把好吃的省下了給我吃,他靜靜地躺在那里,不是死了,是睡著了。這時候,執事的王伯走過來說:“趕緊蓋好,不要再驚動你二爹,讓死者安息。你們幾個起來吧,去準備些麥秸,晚上守靈用。”
   我站起來,帶著幾個堂兄妹去稻場里準備麥秸,一路上大家都不說話,就連以前好嘰嘰喳喳的小妹跟在后面也不說話。我走在最前面,把他們領到麥秸垛前面拽麥秸,以前我拽得很快,可是今天,我怎么一點勁兒也沒有呢?天氣陰沉沉的,很冷,像要下雪的樣子。小妹妹拽了一會兒突然哭著說冷,我走過去握住她的手,給她暖暖,讓大家都歇一會兒,于是找了個避風的地方坐了下來。
   “以后,再也聽不到二爹給咱們講《楊家將》了!”大妹子首先打破沉默。
   “是啊!”大家都低聲附和道。
   “二爹那年賣完蘋果還給我過一元錢。”堂兄說。
   “學校里搞勤工儉學,我上山砍柴砍不動,是二爹幫我砍的,幫我擔回來。”堂妹說。
   “我爸媽打我時,二爹把他們拉開,我抱在懷里。”
   “二爹幫我家犁地,我媽給他烙的千層餅,他不吃,光吃紅署,說他喜歡吃紅署,事后我媽說二爹是好人,知道白面少,舍不得吃,千層餅留給我們姐妹幾個吃。”
   “那一年,我得了破傷風,突然之間發燒,不醒人事,爸媽不在家,是二爹冒著酷暑把我背到醫院搶救過來的,要不是二爹,我都沒命了。”小妹哭著說。
   ……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懷念二爹的好,都在那兒說二爹是好人,沒想到他會突然離去。我說:“咱們現在唯一能為二爹做的事是多拽些麥秸,你們都別怕冷,干吧。”
   麥秸拽好了,我們把一筐一筐的麥秸抬回家!這時候,父親駝了一大袋東西從街上回來了。王伯把三爹叫來一起商量二爹的喪事,說:“村里的人都在問你們待客不?”
   父親、三爹商量了一陣兒,說:“不待客,他這一走,留下一雙年幼的兒女,難還大家的情,不想欠鄉親們的情。客人就待老親舊眷,少待幾桌。找幾個年輕的跑跑腿,通知一下。該說的不說,人家會怪。父親兄弟三個沒姐妹,二爹的親侄子、侄女也就八個,其他的老少姑娘都遠了點,不再驚擾,一切從簡……”正商量,村里的幾個遠方堂兄過來問待客的事,父親和三爹趕緊跟大家解釋一遍,讓他們別通知自家姐妹們,他們都說:“這樣做不行,二爹活著的時候,沒少給大家幫忙,如今突然走了,不讓來不行。”
   “老大,老三,你們待客不?我們村的人讓我過來問問。”大家扭頭一看,是鄰村的懂叔。
   “不待。”父親、三爹同時說。
   “恐怕說不過去吧。哎,我們一個村的人都在感嘆老二死的可惜呀,老二是好人,好人咋命不長呢!老二這一走哇,留下一雙兒女多可憐!”說著說著眼圈紅了。父親和三爹趕忙又解釋了一番。
   “我們全村的人都嚷著明天要來,派我過來打聽,你們不待客,我回去咋交代?”
   “可不是,大爹,三爹他們不待客確實不對,沒人想讓這小兄妹還情,是感恩二爹的好哇。”幾個堂兄說。
   “誰說不是。老二死得虧呀,咱們兩個村幾百戶人家,老二哪一家沒幫過?老二力氣大,干活從不惜力,人也熱情,無論自己有多忙,他都會去給人家幫忙:犁地、割麥、扒房、蓋屋、婚喪嫁娶,木活、漆活、泥瓦匠等老二是啥活都干,啥忙都幫啊!有時候,人家管他一頓飯,有時候顧不上管飯,他都幫忙,吃的好壞從不出去說,能吃飽吃飽,吃不飽回家再吃,又去給人家幫忙,給工錢他去,給不起,就算給人家幫忙也去。別人欠他工錢好幾年,他也不去要……唉,老二真是個好人啊,從不說人長短。去年干公活,抬木頭,老二讓我抬小頭,他抬大頭,說我個子小,老二呀,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
   “咋不是呢……”大家都在那兒感嘆。
   “老大,老三,需要干啥,盡管說,我們隨叫隨到。”
   “好的,現在需要八個挖井子的,明天還需要八個抬棺材的。”執事說。
   “我回村找八個勞力去挖井子(挖墓地)。”
   “我們八個,明天抬二爹。”堂兄說。
   父親、三爹、母親、三嬸,一個個忙得像蛇螺,我們只能干點力所能及的話,做花圈,準備孝子棍兒等。晚上,鑼鼓隊敲到12點后,散了,我們堂兄妹八個睡在麥秸窩里,給二爹守靈。棺材前的長鳴燈一直亮著,我時不時地往里面添些油,希望能照亮二爹走向天國的路。
   后來,我們迷迷糊糊地睡了,第二天早上匆匆吃了幾口飯,王伯讓我們八個跪在二爹的靈前磕個頭,讓我們戴孝,準備送二爹上路。
   八點了,隨著一聲“上路了……”八個抬棺材的,抬起二爹就走,我們姊妹八個扛著孝子棍哭著緊跟在后面。剛走出屋,就看到院子里面都是人。有人戴著孝,有人拿著火紙,院子里擠滿了人,馬路上也站著人,足有幾百個,全家人都很震驚。原來本村的、鄰村的村民自發過來送葬了,村里的老少姑娘們也都回來了,她們也戴著孝布擠到我們身后。
   父親、三爹趕忙拿煙應酬,大家也都在哭泣,邊哭邊念頌二爹生前給他們幫的忙,鄉親們組成了浩浩蕩蕩送葬隊伍,一直把二爹送到墳上,又是燒紙又是添土……
   父親和三爹一看這么多人,趕緊商量著咋辦:因為離街遠,山路也不好走,中午準備這么多人的飯已經來不及了。誰知上完墳,人們一個個都回家了,連飯都沒吃……善良純樸的鄉親們,用他們最質樸、最純潔的愛送走了二爹,這是他們對亡靈的最高禮遇。
   四十二歲的二爹走了,很長一段時間,一家人都沉浸在悲傷之中,家中再沒有歡聲笑語,爺爺經常嘆息,他說,二爹自小身體好,上學時正趕上文化大革命,因為個子大,會干活,上到三年級就被隊里叫回去干活了,所以,沒上成學。但他極度聰明,聽過的評書,能惟妙惟肖地講下來,所以常給孩子們講故事。看報紙,過目不忘,常給村里人講國家政策。別人做木活,他給人家當小工,又學會了木匠活,所以找他幫忙的人多,活著就沒閑過,死時很突然,沒享過福啊。
   奶奶天天暗自掉淚,有時會偷偷跑到二爹的墳上哭泣,眼睛差點哭瞎,三爹經常沉默不語。父親唉聲嘆氣,常說,二爹走了,自己像只孤雁,自己雖為老大,自小身體不好,都是人高馬大的二爹出力,要不是二爹經常幫著搶收搶種,一家六口的日子恐怕難以為繼。二爹涵養好,經常讓著父親,父親說今生兄弟沒做夠,愿來生還能做兄弟。我即便很想二爹,可偏偏連夢都夢不到!母親、三嬸提起二爹眼圈都紅,說二爹活著時替她們出了不少力。
   二爹走了,三爹和父親商量著爺爺、奶奶和堂兄堂妹的生活問題。雖然那時候日子很艱難,連飯都吃不飽,但他們倆還是決定共同分擔家里的困難,決定無論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要把堂兄堂妹養活大,以報二爹的兄弟之情,讓他死能瞑目。
   二爹去世已二十幾年了,我一直記著他的過往。他雖是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去世時沒給我們留下什么物質財富,但他留給我們的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值得我們后世子孫永遠傳承與發揚!

共 3777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作者以平實的語言,表達了最深切的感情,極易使人產生心靈共鳴。二爹只不過是個普通農民,他英年早逝,卻以盛大的葬禮彰顯了他的價值。都說“人心是桿秤”,自發聚集幾百人的送葬隊伍自然枰出了二爹在遠親近鄰心目中的份量。當年作者只不過是十幾歲的少女,聽到二爹辭世的消息,上課分神,進村后嚎啕大哭以至于無法起身,還掀開蓋布瞻仰二爹的遺容用手撫摸二爹的臉堂,她的膽量完全出人意料,我有過類似經歷,完全相信是感情消彌了恐懼。作者巧妙地選取幾個側面,刻畫了二爹溫厚、善良、勤勞、樂于助人、不計回報的人格品行,由“過不過禮”反映了二爹與鄉里鄉親的融洽,以堂兄弟姐妹的對話及拉麥秸守靈反映了二爹對后輩子侄的疼愛,以長輩及平輩的沉痛,與扶養二爹一兒一女長大成人的決定反映了大家庭的和睦。【編輯:梅子青】【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F201912270004】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梅子青        2019-12-22 11:47:40
  語言真摯,情感動人。謝謝賜稿流年!
舊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
2 樓        文友:王豐偉        2019-12-23 09:23:35
  編輯很負責,讀的很認真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捕鱼达人官方版正式版